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本科护生心理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精选论文 2021-03-01 08:30123未知xhm
摘    要:目的 了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本科护生心理状况并分析其影响因素,为护理干预提供参考和依据。方法 采用一般资料问卷、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量表、简易应对方式量表及社会支持评定量表对991名本科护生进行问卷调查。结果 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量表得分为(0.54±0.42)分;年级较高、是独生子女、居住地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亲人朋友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防控志愿者、亲人朋友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一线工作者、非常担心疫情爆发影响学习的护生,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得分更高(P<0.05);心理状况总分及各维度与社会支持总分及主观支持维度呈显著负相关(P<0.01);心理状况总分及各维度与对支持利用度维度呈负相关(P<0.05)。心理状况总分及各维度与消极应对呈显著正相关(P<0.01);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示,年级、居住地是否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亲人朋友是否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防控志愿者、担心疫情爆发影响学习以及社会支持、应对方式是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的主要影响因素。结论 本科护生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整体较好,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应根据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的影响因素实施个体化干预,从而改善护生的心理状况。
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本科护生 心理状况 应对方式 社会支持

2019年12月,武汉市发生了由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引发的肺炎疫情。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1]。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指突然发生,造成或可能会造成严重危害社会公众健康的重大传染病疫情、群体性不明原因疾病、食物中毒、职业中毒及其他严重影响公众健康的事件,其具有成因多样性、传播广泛性、分布差异性和危害复杂性等特点[2]。为防止疫情蔓延,国务院及国家相关部门采取了“严防严控”的紧急措施,多地启地一级应急响应。教育部要求全国大中小学延迟春季开学,全国34个省份积极响应,纷纷推迟原定开学时间。因此,本科护生(下称护生)无法正常到校学习和进行社交。有研究显示,突发的事件或者变故可能会对护生造成应激,导致其产生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3]。本研究旨在调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否对护生心理状况造成影响及其影响因素,为护理干预提供参考和依据。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依据已有研究数据[4]计算标准差S及容许误差δ。样本含量公式为n=4Uα2S2/δ2(α=0.05,Uα=1.96,S=1.84,δ=0.25),计算样本含量为832人。考虑到无效问卷情况,增加样本含量的20%,即832+832×20%=998人。于2020年2月18日~2月20日抽取某高校护生共998人作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护理专业本科学生;(2)自愿参加本研究者。
1.2 研究方法
1.2.1 研究工具
(1)一般资料调查问卷 查阅相关文献,咨询专家,自行设计问卷,问卷包括:性别、年龄、年级、是否为独生子女、居住地是否有“新冠肺炎”疑似/确诊病例、是否有亲人朋友感染“新冠肺炎”等。(2)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问卷 采用高延等人编制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问卷[4]。量表共有25个条目,包括抑郁、神经-衰弱、恐惧、强迫-焦虑、疑病五个维度。按情绪反应发生的频度(偶尔、有时、经常、总是) 对应评 0、1、2、3 分。每个维度的总分除以项目数即为该维度的得分,理论最高值为3分,最低值为0分。某一维度评分越高,说明被试者在该维度上情绪反应越严重。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其5个维度Cronbach’s α系数在0.7552~0.8042之间。(3)简易应对方式量表(SCSQ) 采用解亚宁编制的简易应对方式量表[5]。量表共有20个条目,包括积极应对和消极应对两个维度。积极应对维度由条目1~12组成,消极应对由条目13~20组成。采用多级评分方式,列有不采用、偶尔采用、有时采用和经常采用4种选择,相应的评分为0、1、2、3分。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量表的Cronbach’s α系数为0.90。(4)社会支持评定量表(SSRS) 采用肖水源编制的社会支持评定量表[6]。量表共有10个条目,包括客观支持、主观支持和对社会支持利用度三个维度。该量表具有良好的信效度。考虑到调查对象的实际情况,我们对量表中的一些条目进行了修改。将第2题中的“同事”改为“同学”,删掉了第5题的“夫妻”及“儿女”留下“恋人”,第6题和第7题中的“配偶”改为“恋人”[7]。
1.2.2 调查方法
利用问卷星进行线上问卷调查,护生自愿匿名参与。
1.3 统计学分析
数据均符合正态分布,应用SPSS 25.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t检验、方差分析、Pearson相关性检验及多元线性回归,检验水准α=0.05。
1.4 质量控制
1.4.1 调查前,研究者与护理专业各班班长取得联系,进入班级QQ群,在群里给同学们说明本次调查的目的和意义,取得大家的理解和支持。
1.4.2 研究者在各班QQ群里发送调查问卷的链接,并详细告知同学们问卷的填写方法和注意事项,请同学们独立、匿名地填写问卷。
1.4.3 设置问卷时将一个手机号设为只能填写一次,以防重复填写;将所有题目设为“必答”,问卷必须填完才能提交成功,防止漏答。
1.4.4 筛选出所有条目为统一选项或者呈规律性作答的无效问卷,双人进行核对无误后再进行统计学处理。

2 结果

2.1 一般资料
采用问卷星共回收问卷998份,有效问卷991份,合格率99.30%。其中大一学生268人(占比27.04%),大二学生244人(占比24.62%),大三学生261人(占比26.34%),大四学生218人(占比22.00%)。男生109人(占比11.00%);女生882人(占比89.00%)。年龄为17~25岁,平均年龄(20.49±1.59)岁。
2.2 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得分情况
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得分为(13.50±10.50)分;五个维度条目均分由高到低依次为恐惧维度(1.01±0.58)分,抑郁维度(0.51±0.57)分,神经衰弱维度(0.46±0.57)分,强迫焦虑维度(0.26±0.42)分,疑病维度( 0.23±0.45)分 。具体结果见表1。
表1 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得分情况 (n=991)
项目 最小值 最大值 得分(分,x¯±s) 条目均分(分,x¯±s)
恐惧 0.00 3.00 6.06±3.48 1.01±0.58
抑郁 0.00 3.00 3.06±3.42 0.51±0.57
神经衰弱 0.00 3.00 2.30±2.85 0.46±0.57
强迫焦虑 0.00 2.67 1.56±2.52 0.26±0.42
疑病 0.00 3.00 0.46±0.90 0.23±0.45
总分 0.00 2.80 13.50±10.50 0.54±0.42
2.3 不同特征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得分比较
年级高、是独生子女、居住地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亲人朋友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防控志愿者、亲人朋友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一线工作者、非常担心疫情爆发影响学习的护生,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得分较高(P<0.05)。结果见表2。
表2 不同特征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得分比较 (n=991) 
条目 例数(%) 条目得分
(分,x¯±s) t/F值 P值
性别 -0.161 0.198
男 109(11.00) 0.53±0.51
女 882(89.00) 0.54±0.41
年级 5.254 0.001
大一 268(27.04) 0.51±0.45
大二 244(24.62) 0.47±0.36
大三 261(26.34) 0.55±0.41
大四 218(22.00) 0.62±0.45
是否独生子女 1.894 0.008
是 349(35.22) 0.57±0.46
否 642(64.78) 0.52±0.40
目前所在地 2.172 0.338
城市 450(45.40) 0.53±0.42
乡镇 171(17.26) 0.49±0.39
农村 370(37.34) 0.57±0.44
居住地是否有“新冠肺炎”疑似病例 4.645
0.098
有 490(49.45) 0.57±0.46
无 381(38.45) 0.50±0.39
不清楚 120(12.10) 0.49±0.36
续表2
导出到EXCEL
条目 例数(%) 条目得分
(分,x¯±s) t/F值 P值
居住地是否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9.093
0.011
有 438(44.20) 0.59±0.48
无 435(43.90) 0.50±0.37
不清楚 118(11.90) 0.45±0.34
是否有“新冠肺炎”确诊/疑似病人接触史 2.202
0.111
有 10(1.01) 0.57±0.67
无 952(96.06) 0.53±0.42
不清楚 29(2.93) 0.70±0.50
是否当过疫情防控志愿者 1.073
0.163
是 75(7.57) 0.59±0.47
否 916(92.43) 0.53±0.42
亲人朋友是否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一线工作者 1.468
0.048
是 131(13.22) 0.59±0.48
否 860(86.78) 0.53±0.41
亲人朋友是否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防控志愿者 2.258
0.043
是 213(21.49) 0.59±0.46
否 778(78.51) 0.52±0.41
关注“新冠肺炎”的最新进展吗 1.018
0.362
很关注 442(44.60) 0.53±0.43
比较关注 475(47.93) 0.53±0.40
偶尔关注 74(7.47) 0.60±0.50
是否学习了“新冠肺炎”的相关知识 -1.487
0.733
是 963(97.17) 0.53±0.42
否 28(2.83) 0.65±0.40
是否担心疫情爆发影响您的学习 11.828
0.008
非常担心 263(26.54) 0.63±0.51
比较担心 622(62.76) 0.51±0.38
无所谓 35(3.54) 0.48±0.45
不担心 71(7.16) 0.45±0.40
2.4 本科护生应对方式现状
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方式量表的两个维度条目均分为积极应对维度(1.77±0.62)分、消极应对维度(0.96±0.58)分。结果见表3。
表3 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方式量表得分 (n=991)
项目 最小值 最大值 得分
(分,x¯±s) 条目均分
(分,x¯±s)
积极应对得分 0.00 3.00 21.24±7.44 1.77±0.62
消极应对得分 0.00 3.00 7.68±4.64 0.96±0.58
2.5 本科护生社会支持现状
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社会支持总分为(27.91±5.02)分;三个维度条目均分依次为主观支持维度(10.95±2.47)分、客观支持维度(9.02±2.41)分、对支持利用度维度(7.94±1.81)分。结果见表4。
表4 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社会支持量表得分 (n=991) 
项目 最小值 最大值 得分
(分,x¯±s) 条目均分
(分,x¯±s)
主观支持 3.00 17.00 43.80±9.88 10.95±2.47
客观支持 1.00 19.00 27.06±7.23 9.02±2.41
对支持利用度 3.00 12.00 23.82±5.43 7.94±1.81
社会支持总分 10.00 44.00 94.68±22.54 27.91±5.02
2.6 本科护生心理状况与社会支持、应对方式的相关性
2.6.1 本科护生心理状况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
心理状况总分及各维度与社会支持总分及主观支持维度呈显著负相关(P<0.01);心理状况总分及各维度与对支持利用度维度呈负相关(P<0.05)。结果见表5。
表5 本科护生心理状况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 (r)
变量 抑郁 神经-衰弱 恐惧 强迫-焦虑 疑病 心理状况总分
客观支持 -0.096** -0.110** -0.035 -0.081* -0.096** -0.100**
主观支持 -0.201** -0.212** -0.097** -0.173** -0.164** -0.209**
对支持利用度 -0.151** -0.157** -0.070* -0.079* -0.088** -0.140**
社会支持总分 -0.199** -0.213** -0.089** -0.152** -0.158** -0.201**
2.6.2 本科护生情绪反应与应对方式的关系
心理状况总分及各维度与消极应对呈显著正相关(P<0.01);心理状况的神经衰弱维度、强迫焦虑维度、疑病维度与积极应对呈负相关(P<0.05);心理状况的恐惧维度与积极应对呈显著正相关(P<0.01)。结果见表6。
表6 本科护生心理状况与应对方式的相关性 (r) 
变量 抑郁 神经-衰弱 恐惧 强迫-焦虑 疑病 心理状况总分
积极应对 -0.062 -0.094** 0.068* -0.065* -0.067* -0.044
消极应对 0.292** 0.346** 0.270** 0.348** 0.290** 0.383**
2.7 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的影响因素分析
以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量表的总分为因变量,以独立样本t检验、方差分析或者相关分析有统计学意义的人口学变量、社会支持、应对方式作为自变量,对人口学资料进行赋值,其余自变量以原值带入,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见表7、8。
表7 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影响因素 自变量赋值
变量名称 编号 赋值方法
年级 X1 1=大一,2=大二,3=大三,4=大四
是否独生子女 X2 1=是,2=否
居住地是否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X3
1=有,2=无,3=不清楚
亲人朋友是否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防控志愿者” X4
1=是,2=否
亲人朋友是否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一线工作者 X5
1=是,2=否
是否担心疫情爆发影响您的学习 X6
1=非常担心,2=比较担心,3=无所谓,4=不担心
表8 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的多元线性回归分析 (n=991) 
因变量 自变量 B SE Beta t P R2
年级 0.020 0.011 0.054 1.858 0.043
居住地是否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0.063
0.018
-0.100
-3.529
0.000
亲人朋友是否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防控志愿者 -0.066
0.032
-0.064
-2.076
0.038
0.239
心理状况
是否担心疫情爆发影响您的学习 -0.089
0.016
-0.160
-5.692
0.000
社会支持 -0.011 0.003 -0.134 -4.374 0.000
积极应对 -0.103 0.022 -0.152 -4.717 0.000
消极应对 0.312 0.023 0.425 13.793 0.000
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年级、居住地是否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亲人朋友是否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防控志愿者、担心疫情爆发影响学习与社会支持、应对方式是影响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的主要因素(P<0.05)。

3 讨论

3.1 本科护生在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心理状况
研究结果显示护生在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的心理状况得分为(13.50±10.50)分,整体情况较好,但低于宋桂荣等人[8]针对预防医学和临床医学专业学生的心理状况的调查结果,说明护生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的心理状况较好于预防医学专业和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这可能是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教学方式多变,学生自主获取信息的渠道变多;其次政府部门及时公开信息,学校对相关疾病知识的宣传力度大,增加了护生对疾病相关知识的认识。恐惧维度得分高于于二曼等人[9]所研究的大学生面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的恐惧维度得分。可能的原因是当时于二曼等人所调查的背景是甲型H1N1流感暴发期,而甲型H1N1流感疫情严重程度不及此次“新冠肺炎”。其次,此次“新冠肺炎”较甲型H1N1流感传染性更强,传播途径更广,波及范围更大,死亡率更高。因此,此次调查的护生的恐惧情绪更明显。
3.2 本科护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况影响因素分析
3.2.1 年级
年级越高,其心理状况较差。可能的原因是高年级的护生在疫情爆发之前在临床见习过或正处于临床实习阶段,担心自己与“新冠肺炎”病毒携带者接触。其次由于疫情期间停课、停实习,高年级的护生担心影响学习、毕业、甚至就业,因此心理状况较差。
3.2.2 居住地是否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居住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越多,其心理状况较差。可能是因为护生担心确诊病例越多,一旦与确诊患者有密切接触就有可能染上疾病;“封城封小区,限制出入”也会让护生担心日常生活受到影响。其次,目前没有确认此次疫情的源头和如何消灭这种病毒,也没有完全保险的防护措施。由此产生的不安全感和不确定性给护生带来了恐慌。
3.2.3 亲人朋友是否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防控志愿者
有亲人朋友曾经是或正在做疫情防控志愿者的护生,其心理状况越差。可能的原因是亲人朋友作为志愿者常常处于疫情防控一线,担心亲人朋友随时有感染疾病的可能。其次,护生担心疫情期间疫情防控志愿者会承受巨大的应激和压力,会对他们的身体和情绪造成影响。
3.2.4 是否担心疫情爆发影响您的学习
越担心疫情爆发影响学习,其心理状况越好。这一研究结果与张雪辉等人研究结果一致[10]。可能的原因是由于疫情停课,无法回校正常上课,护生担心在家散漫不能长时间专注地去学习,也没有办法完成设定的目标,上网课的学习效率低,自己需要承担影响学习进度的后果。有研究显示,如果大学生倾向于将行为结果归为自身的原因,认为自己需要承担事件的结果,那么更有可能采取主动的态度和行为,积极面对挫折和逆境,尝试通过努力来控制事件的结果,甚至会将学习生活中的不利因素转化为前进的动力,表现得更为自信和乐观,从而较少产生紧张、担忧的焦虑情绪,处在逆境中还有可能完善了自我心理功能[11]。因此,担心疫情影响学习的护生反而心理状况会更好。
3.2.5 社会支持
社会支持越高,其心理状况越好。这可能是因为大学生获得的社会支持(比如来自社区、家庭、学校等的支持)能减轻他们的心理压力,促进自我心理健康[12,13]。因此,要鼓励学生从亲朋好友中获得支持和帮助、维护良好的人际关系,营造温馨的学习环境及和谐的家庭氛围,增强他们的归属感,提高其社会支持水平,进而引导其采取积极应对方式[14]。
3.2.6 应对方式
采用积极应对的护生,其心理状况越好;采用消极应对的护生,其心理状况越差。这一研究结果与高延[15]等人的研究结果一致。可能的原因是护生中女生较多,在面对突发事件时更依赖寻求别人的帮助解决问题,而她们通过积极求助别人排解了心理的压力,表现出调节情绪的主动积极一面[16]。有研究显示应对方式在应激事件和心理问题之间起中介作用,并对心理健康产生影响[17],积极有效的应对方式往往会减弱应激事件的影响或使应激事件得到妥善解决从而减少负性情绪的发生[18],消极的应对方式则产生相反的影响[19]。
护生将来会成为临床一线工作的重要力量,需要具备良好的心态应对突发事件。学校和社会可以成立专门的心理治疗小组,鼓励护生说出自己的顾虑,帮助他们缓解负性情绪来更好地应对突发事件。更要在这一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应对不足中汲取教训,将心理教育渗透在平时,使大学生能更好地应对事件,处变不惊,减少各种不良情绪的产生,成功应对今后的类似事件[20]。

参考文献
[1] 詹菁,刘倩,张雨竹.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一些初步认识[J/OL].环境化学:1-9[2020-02-29].
[2] 黄晓燕,陈颖,何智纯.城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核心能力快速评估方法的研究和应用[J].中国卫生资源,2019,22(3):236-241.
[3] 王宇,徐贝贝,刘艳飞.基于奥马哈系统对本科护生心理健康问题的评估和分析[J].当代护士(中旬刊),2018,25(10):151-154.
[4] 张作记.行为医学量表手册[M]/ /高延,杨玉凤,姚凯南.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行为医学量表.北京: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2001:268-269.
[5] 解亚宁.简易应对方式量表信度和效度的初步研究[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1998,2:53-54.
[6] 肖水源.《社会支持评定量表》的理论基础与研究应用[J].临床精神医学杂志,1994,2:98-100.
[7] 石秀杰,王欣.非典前与非典期间大学生生活压力与社会支持状况比较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4,6:439-441.
[8] 宋桂荣,应超,刘博佳,等.180名医学生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心理状态调查[J].中国校医,2012,26(10):730-731.
[9] 于二曼,王重建,李文杰等.大学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相关知识、态度和行为[J].中国公共卫生,2011,27(7):920-922.
[10] 张雪辉,叶田田,姚丽娟,宋兰桂,吴忠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突发疫情期间医学生心理行为调查[J/OL].热带医学杂志:1-10[2020-03-23].
[11] 李嘉玲,林恋,田丹丹等.大学生心理控制源与状态焦虑:负性情绪调节预期的中介作用[J].心理技术与应用,2017,5(9):530-535.
[12] 李妮娜,聂鑫,陈蕊,等.医学生考研焦虑现状及其影响因素[J].四川精神卫生,2015,28(4):364-367.
[13] 王涵.大学生领悟社会支持、心理弹性与孤独感研究[J].太原城市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9,6:53-55.
[14] 涂阳军,郭永玉.生活事件对负性情绪的影响:社会支持的调节效应与应对方式的中介效应[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1,19(5):652-655.
[15] 高延,许明璋,杨玉凤等.非典期间大学生应对方式及相关因素研究[J].中国医学伦理学,2004,2:60-63.
[16] 姜荣.高校护理专业女生应对方式与焦虑和抑郁关系的研究[D].安徽医科大学,2015.
[17] 李静,闫国伟,张静平.医学生手机依赖与孤独感的关系:应对方式的中介作用[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6,24(12):1828-1831.
[18] 苏蓬勃,江享珊,马迎教,等.桂西地区医学生焦虑、抑郁情绪与应对方式、社会支持的关系[J].右江民族医学院学报,2018,40(4):363-366.
[19] Wenli Liu,Zhihua Li,Yu Ling etal.Core self-evaluations and coping styles as mediators between social support and well-being[J].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2016,88.
[20] 高延,马延生,杨玉凤,等.SARS流行期间西安交通大学学生恐惧情绪反应[J].中国学校卫生,2004,3:312-313.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SD-WAN mpls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