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医学专业女生匹兹堡睡眠指数与体重指数和抑郁状态相关性分析

精选论文 2021-01-04 08:3575未知xhm
摘    要:目的了解医学专业女生睡眠质量、体重指数与抑郁状态的关系,为促进学生身心健康提供依据。方法抽样调查大二医学专业女生288名,测量其身高、体重,计算体重指数(BMI);同时,采用匹兹堡睡眠量表(PSQI)和患者健康问卷-9(PHQ-9)了解学生的睡眠质量和抑郁情绪。结果医学专业女生PSQI总分为(5.47±2.49)分,与大学生PSQI常模相似,PSQI≥8分、睡眠障碍率22.24%低于其他大学。医学专业女生BMI≥24的超重肥胖率8.35%,低于我国成人的平均水平,PHQ-9≥10分的抑郁比率13.80%,与其他大学生相似。同时,医学专业女生PHQ-9评分与PSQI评分具有显著正相关关系。BMI与PSQI呈显著正相关,但不具线性回归关系。结论医学专业女生睡眠障碍率和超重肥胖率较低,睡眠质量评分与体重指数和抑郁状态呈显著正相关。
关键词:医学专业 女生 睡眠质量 体重指数 抑郁 相关性研究

睡眠质量是评估生活质量的一项重要指标。睡眠障碍严重影响着人们的健康状况,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同时,出现睡眠障碍也与诸多生理和心理因素密切有关。尤其是在校青年学生处在身心发育最为活跃的时期,其健康状况容易受到影响。本研究针对高职院校的医学专业女生,调查其睡眠情况及其相关影响因素,探讨睡眠质量与体重指数和抑郁状态之间的关系,为促进其身心健康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整群抽样本校临床医学专业大二女生288名,年龄18~21岁,平均(19.5±0.65)岁。
1.2 调查方法
在学生学习诊断学课程期间,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判断超重和肥胖的体重指数及其测量方法,测量身高和体重,并根据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BMI)=体重(kg)/身高(m)2计算体重指数[1]。按照中国成人的界限值,BMI<18.5为消瘦,18.5~23.9为正常体重,24.0~27.9为超重,≥28.0为肥胖。同时,让学生填写匹兹堡睡眠量表(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PSQI)[2]和患者健康问卷-9(Patient Health Questionnaire-9,PHQ-9)[3],以了解学生的睡眠质量和抑郁情绪。
匹兹堡睡眠量表除了用于睡眠障碍患者,也用于一般人群睡眠质量的评估,量表划分为主观睡眠质量、入睡时间、睡眠时间、睡眠效率、睡眠障碍、催眠药物及日间功能障碍等7个成分,每个成分按0~3等级计分,累积各成分得分为PSQI总分,总分范围为0~21分,得分越高,睡眠质量越差。PSQI总分≤4分为睡眠质量良好,5~7分为睡眠质量一般,≥8分为睡眠障碍[4]。
PHQ-9抑郁筛查量表询问在过去2周出现9项症状的频率,从“完全没有”到“几乎每天有”,分别计0~3分,总分范围0~27分,一般0~4分表示没有抑郁,而评分≥10分者可能存在明显的抑郁障碍[5]。
1.3 统计学方法
本次研究采用的统计学软件为SPSS 20.0,对相关数据进行处理分析,包括差异的显著性检验及相关回归分析等。计量资料用(x¯±s)表示,采用t检验比较,P<0.05则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医学专业女生PSQI评分及睡眠质量
本次调查医学专业女生PSQI总分为(5.47±2.49)分,与大学生PSQI常模(5.26±2.38)分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在PSQI得分中,≥8分有睡眠障碍者占22.24%,≤4分睡眠质量良好者占30.55%,得分5~7分的女生人数占47.20%。睡眠障碍发生率低于国内另一所综合性大学的男女生平均睡眠障碍的比率(30.6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
2.2 医学专业女生BMI与PSQI评分
医学专业女生BMI为15.0~29.0,平均(20.00±2.67)。其中正常BMI范围人数占61.15%,BMI<18.5的消瘦人数占30.60%,而BMI≥24的超重肥胖人数占8.35%。超重肥胖比率远低于我国成人的平均水平(超重率30.10%,肥胖率11.90%)[6]。比较不同BMI分层之间PSQI总分及各维度评分情况见表1、表2,由于各BMI分层中均未应用催眠药物,“催眠药物”未参与计算。
表1 医学专业女生BMI正常与消瘦之间PSQI总分及各维度评分(分,x¯±s) 
BMI分层 正常 消瘦 P
PSQI总分 5.61±2.59 4.77±2.29 0.010
睡眠质量 1.09±0.63 0.95±0.57 0.089
入睡时间 1.34±0.91 0.81±0.65 0.000
睡眠时间 0.65±0.56 0.68±0.64 0.767
睡眠效率 0.15±0.42 0.04±0.21 0.019
睡眠障碍 0.95±0.56 0.90±0.52 0.526
日间障碍 1.40±0.81 1.36±0.78 0.663
表2 BMI正常与超重肥胖之间PSQI总分及各维度评分(分,x¯±s) 
BMI分层 正常 超重肥胖 P
PSQI总分 5.61±2.59 7.00±1.32 0.000
睡眠质量 1.09±0.63 1.33±0.48 0.073
入睡时间 1.34±0.91 1.16±0.92 0.378
睡眠时间 0.65±0.56 1.00±0.00 0.003
睡眠效率 0.15±0.42 0.16±0.38 0.934
睡眠障碍 0.95±0.56 1.00±0.00 0.286
日间障碍 1.40±0.81 2.33±0.76 0.000
2.3 抑郁筛查与BMI及PSQI评分
医学专业女生PHQ-9抑郁筛查量表评分结果,PHQ-9总分0~18分,平均(5.01±3.70)分,其中PHQ-9≥10分者占比13.80%,0~4分者占比51.36%。将PHQ-9得分进行分层,比较≥10分与<10分之间BMI和PSQI评分情况见表3。
表3 医学专业女生PHQ-9不同分层之间BMI和PSQI评分(分,x¯±s)
PHQ-9分层 PHQ-9≥10 PHQ-9<10 P
PSQI总分 8.70±1.20 4.95±2.24 0.000
睡眠质量 1.90±0.30 0.93±0.54 0.000
入睡时间 1.70±0.65 1.08±0.87 0.000
睡眠时间 1.20±0.41 0.61±0.55 0.000
睡眠效率 0.30±0.46 0.09±0.35 0.001
睡眠障碍 1.30±0.46 0.88±0.51 0.000
日间障碍 2.30±0.46 1.33±0.80 0.000
BMI评分 21.31±3.93 19.83±2.35 0.020
在相关分析中,PSQI评分与BMI评分(相关系数r=0.256)和PHQ-9评分(相关系数r=0.649)均有极显著的正相关(P<0.01)。以医学专业女生PSQI为因变量,以年龄、BMI和PHQ-9评分作为自变量进行多元回归分析,见表4。
表4 医学专业女生PSQI影响因素的多元回归分析
变量 偏回归系数(B) 标准误差(SE) 标准化偏回归系数(Beta) t P
常量 2.991 3.413 0.876 0.382
年龄 -0.044 0.174 -0.011 -0.251 0.802
BMI评分 0.061 0.044 0.065 1.368 0.172
PHQ-9 0.422 0.032 0.630 13.319 0.000

3 讨论

青年学生正值身心发育最为活跃的时期,同时,其健康状况也容易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医学专业女生是一个比较特殊的群体,本研究分析该群体在睡眠质量、体重健康及抑郁状态等方面的相互关系。
本次调查的高职医学专业女生PSQI总分与大学生常模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睡眠障碍发生率显著低于国内综合性大学学生睡眠障碍比率。同时,医学专业女生的超重肥胖率明显低于我国成人的平均水平。这2项特点可能与医学专业女生就读的专业有关,她们在大二年级学习了大部分基础和临床医学课程,不仅熟悉肥胖对健康的危害,也了解一些保持健康体重和健康睡眠的知识。当然,医学专业女生消瘦比率达到30%之多,可能与女性崇尚苗条的认知程度有关。此外,PHQ-9≥10分反映中度抑郁的比率为13.80%,国内陈丹[7]引用PHQ-9选择10分作为临界值,测查高校大学生,共有12.60%名检出了明显抑郁情绪,与本次调查的医学专业女生抑郁比率有相似结果。
在BMI正常和超重肥胖者之间,超重肥胖者的PSQI总分、睡眠时间及日间障碍评分均高于正常体重者,说明超重肥胖者更容易出现睡眠障碍,睡眠时间较短,而白天出现乏力、困倦等不适表现。这可能与超重肥胖者睡眠时容易出现呼吸困难甚至呼吸暂停,脑组织缺氧而惊醒,夜间睡眠不足导致白天思睡、精神欠佳等有关。至于在消瘦者和正常体重之间,消瘦者在PSQI总分及入睡时间和睡眠效率评分尚低于正常体重者,消瘦者似乎睡眠障碍更少,有待进一步研究。
以PHQ-9≥10作为临界值,在PHQ-9≥10分与<10分之间BMI和PSQI评分(除“催眠药物”外)均呈显著性差异(P<0.01或P<0.05)。抑郁状态越明显,越容易发生睡眠障碍,睡眠质量越差,入睡时间越长,睡眠时间越短,睡眠效率越低,日间越容易困倦、乏力,同时,越容易超重肥胖。相关分析显示,PSQI总分与体重指数和PHQ-9评分均呈显著正相关(P<0.01),表明体重越是超重肥胖、情绪越抑郁,越容易出现睡眠障碍。但回归分析显示PSQI总分仅与PHQ-9评分呈现正关联,而与BMI没有显著的线性回归关系。
Fernandez-Mendoza J等[8]研究发现,过度白天嗜睡(Excessive daytime sleepiness,EDS)发生率达8.20%,肥胖和体重增加与EDS的发生率和持续性有关,而体重减轻与其缓解有关,此外,在抑郁人群中EDS与睡眠障碍相关,抑郁症和睡眠障碍的体重管理应该是公共卫生政策的重要部分。
本研究结果表明,医学专业女生睡眠障碍与抑郁情绪具有密切关系,可以互相影响,与国内外众多研究结果一致。同时,体重指数尤其是超重肥胖也与睡眠质量有关,但并没有线性回归关系。
目前看来,在睡眠质量、体重指数和情绪之间存在复杂的相互关系,有待进一步探讨。

参考文献
[1]尹仕红.超重和肥胖症人群健康教育指导[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17.
[2]汪向东,王希林,马弘.心理卫生评定量表手册[M].北京:中国心理卫生杂志社,1999.
[3]Kroenke.K,Spitzer.R.L,Williams.J.B.The PHQ-9:validity of a brief depression severity measure[J].J.Gen.Intern.Med,2001,16(9):606-613.
[4]牛建梅,张研婷,强金萍等.大学生抑郁与睡眠质量的相关性研究[J].现代预防医学,2017,44(22):4135-4142.
[5]Wayne Katon,Mario Maj,Norman Sartorium.抑郁症与糖尿病[M].李明子,张小梅,陶红,译.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16.
[6]顾景范.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15)解读[J].营养学报,2016,38(6):525.
[7]陈丹.大学生抑郁情绪的预测模型研究[D].杭州:浙江大学,2011.
[8]Fernandez-Mendoza J,Vgontzas AN,Kritikou I,et al.Natural history of excessive daytime sleepiness:role of obesity,weight loss,depression,and sleep propensity[J].Sleep,2015,38(3):351-60.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