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修补术与胃大部分切除术在急性胃穿孔治疗中的应用价值分析

精选论文 2020-09-24 08:56188未知xhm
  摘    要:目的:比较胃大部分切除术与单纯修补术治疗急性胃穿孔的临床疗效。方法:2001年2月-2019年8月收治急性胃穿孔患者38例,随机法分为两组。对照组采用胃大部分切除术治疗;观察组采用单纯修补术治疗。比较两组临床疗效。结果:观察组手术时间、肛门排气时间、住院时间、术中出血量及并发症发生率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胃大部分切除术与单纯修补术均可有效治疗急性胃穿孔,前者疗效肯定且无复发可能,但创伤大;后者安全性高、操作简易,但术后易复发,因此需结合实际合理选择。
  关键词:单纯修补术 胃大部分切除术 急性胃穿孔 应用价值

  急性胃穿孔为外科发生率较高的一种急腹症,因胃壁外伤或器质性病变致使胃壁全层破裂,主要表现为上腹部膨胀及恶心等症状。本病主要由胃溃疡诱发,属于严重并发症,多密切关联于胃蛋白酶及胃酸水平升高异常,发作于暴饮暴食后,快速起病与进展,易出现反射性呕吐及全腹压痛等并发症,若未及时有效治疗会对生命安全产生威胁。当前手术为急性胃穿孔主要疗法,经典术式为胃大部分切除术,胃远端切除后可以彻底解决胃穿孔与胃溃疡等问题,疗效佳,但缺点在于有较大创伤,手术耗时长,患者难以耐受,且术后恢复时间较长[1]。单纯修补术即使用大网膜修补溃疡点与穿孔点,与近年来逐渐流行的微创理念相符,且操作简易,术后恢复速度较快,患者耐受度高[2]。2001年2月-2019年8月收治急性胃穿孔患者38例,比较单纯胃修补术与胃大部分切除术的临床价值[3]。

  资料与方法

  2001年2月-2019年8月收治急性胃穿孔患者38例,随机分为两组,各19例。对照组男11例,女8例;年龄24~69岁,平均(42.8±7.6)岁。观察组男12例,女7例;年龄27~68岁,平均(43.5±8.3)岁。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纳入标准:(1)所有患者均经临床检查后确诊,存在胃溃疡、剑突下肌反跳痛、胃痛及压痛等症状;(2)所有患者及家属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排除标准:(1)免疫功能异常、合并心肝肾重要脏器功能衰竭、凝血功能严重障碍、严重感染及精神异常;(2)手术耐受性较差。
  手术方法:(1)对照组采用胃大部分切除术治疗:麻醉方式为气管插管全麻,仰卧后作切口于右侧上腹直肌,对胃穿孔病灶予以细致观察,并清除腹腔内渗液及病灶附近食物残渣,结合穿孔情况决定切除胃组织远端部位,再行胃十二指肠吻合术,常规缝合切口。(2)观察组采用单纯修补术治疗:麻醉方式为气管插管全麻,作切口于腹部正中,探查病变情况后将溃疡周围分泌物与食物残渣彻底清除,再用纱布压迫穿孔处,温生理盐水冲洗穿孔部位确保冲洗彻底,可吸收线将穿孔部位全层缝合,再将大网膜覆盖于穿孔部位之上并固定,若有必要可留置引流管。
  观察指标:统计两组患者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肛门排气时间、住院时间及并发症发生率。并发症包括残端瘘、切口感染、腹腔感染等。
  统计学方法:数据采用SPSS 21.0软件分析;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以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两组患者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肛门排气时间、住院时间比较:观察组手术时间、肛门排气时间、住院时间及术中出血量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手术时间、术中出血量、肛门排气时间、住院时间比较
  
  两组患者并发症情况比较:观察组并发症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并发症情况比较(n)
  

  讨论

  急性胃穿孔作为消化道病症的一种,主要基于胃溃疡发展而来,关联于胃黏膜保护作用减弱及胃酸分泌过多等因素。急性胃穿孔一旦发生,胃液会在腹腔内大量蓄积后对腹膜产生刺激,导致疼痛感剧烈,若未及时对病情予以有效控制会导致休克,危及生命安全。因此需积极治疗急性胃穿孔,当前手术为首选治疗方案。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完善更新,急性胃穿孔手术类型也逐渐增加,当前应用最广泛的术式为单纯修补术与胃大部分切除术,各有其适应证与优缺点[4]。
  胃大部分切除术应用时间较长,可直接处理病灶问题,将胃部病灶彻底清除后将主细胞及壁细胞含量减少,对胃蛋白酶及胃酸分泌予以有效控制,缓解疼痛,长远来看还可将胃溃疡复发率降低[5]。该术式多用于穿孔后24 h内且合并幽门梗阻或严重出血者。但胃大部分切除术导致患者胃容量减少,将胃肠出入量改变后致使患者食量减少,极易导致消瘦或贫血等不良现象,对患者生活质量产生一定影响;且该术式对术者操作技巧要求较高,术后并发症较高,会延长住院时间,增加医疗花费[6]。单纯胃修补术相较于胃大部分切除术有更高的安全性,故而广受临床青睐。该术式可将患者胃组织最大限度保留下来,对胃部生理功能予以维持,适用于年轻人、无幽门梗阻合并症、穿孔时间短及出血量少的患者[7],对于无法耐受胃大部分切除术患者亦可采用该术式,明显简化手术流程,缩短手术耗时,创伤小,术后可尽早离床活动与功能锻炼,恢复速度快[8]。但该术式无法彻底清除溃疡病灶,穿孔病因仍然遗留下来,故术后复发率较高。且穿孔发作时间较长后易诱发化脓性腹膜炎或腹腔脓肿等并发症,此时不推荐该术式[9]。本研究结果表明,观察组手术时间、肛门排气时间及住院时间均明显短于对照组,术中出血量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并发症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相关报道相近[10]。
  无论采取何种术式治疗急性胃穿孔患者,目的在于挽救患者生命安全[11]。胃大部分切除术与单纯修补术均可有效治疗急性胃穿孔,前者疗效肯定且无复发可能,但创伤大;后者安全性高、操作简易,但术后易复发,故而需结合实际合理选择[12]。

  参考文献
  [1]黄学冬,杜勇,李志远,等.腔内钬激光和开放手术治疗男性创伤性后尿道狭窄疗效比较[J].河北医药,2015,37(7):1045.
  [2]王海东,李雪松,张敏琪,等.肝圆韧带补片与大网膜补片在腹腔镜下胃、十二指肠溃疡穿孔修补术中的应用比较[J].中国实用医药,2017,12(28):84-85.
  [3]刘月明,胡加鹏.单纯修补与胃大部分切除术治疗急性胃穿孔的疗效对比[J].内蒙古中医药,2014,16(7):36.
  [4]段建军.单纯修补术与胃大部分切除术治疗急性胃穿孔临床探讨[J].临床医学,2012(7):154-155.
  [5]冯淞.腹腔镜修补术治疗急性胃穿孔的临床体会[J].腹腔镜外科杂志,2019,24(1):30-32.
  [6]郑少良.单纯修补术与胃大部切除术治疗急性胃穿孔的疗效比较[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18,24(10):136-137.
  [7]高天丛,李保成.单纯修补术和胃大部分切除术治疗急性胃穿孔的临床效果[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9,4(12):43-45.
  [8]徐小燕,肖黎.PFNA手术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的护理体会[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1(22):170.
  [9]黄奕江,杨雷,孙祥雷,等.两种术式治疗急性化脓性腹膜炎伴阑尾穿孔效果对比观察[J].人民军医,2012,55(4):316-317.
  [10]李海波.单纯修补术对急性胃穿孔患者胃肠动力学状态的影响研究[J].临床医学工程,2018,25(10):1337-1338.
  [11]肖东霖.单纯修补、胃部分切除术治疗急性胃穿孔的临床效果对比[J].健康必读旬刊,2013,12(4):114.
  [12]葛植厚,朱恪材.小针刀松解术治疗屈指肌腱炎152例的报告[J].颈腰痛杂志,2006,27(2):150.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