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氟烷复合右美托咪定在小儿唇腭裂手术中的应用

精选论文 2020-09-17 08:12188未知xhm
  摘    要:目的 探讨七氟烷复合右美托咪定在小儿唇腭裂手术中的应用。方法 选取2018年1月~2019年9月锦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收治的50例唇腭裂患儿作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C组和D组,每组各25例。C组采用单纯七氟烷吸入麻醉法,D组采用七氟烷复合右美托咪定麻醉法。比较两组麻醉开始时(T0)、手术开始时(T1)、拔管时(T2)的心率(HR)、平均动脉压(MAP);比较两组患者的苏醒时间及不良反应发生情况。结果D组T1、T2时的HR、MAP低于C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C组T1、T2时HR、MAP高于T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D组T0、T1、T2时的HR及MAP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的苏醒时间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D组患者苏醒期躁动发生率低于C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七氟烷复合右美托咪定应用于小儿唇腭裂手术中,血流动力学平稳,苏醒期躁动发生率低。
  关键词:右美托咪定 七氟烷 小儿麻醉 唇腭裂

  唇腭裂是颜面部常见的先天畸形,治疗需施行唇腭裂修复术,麻醉一般选择七氟烷吸入全麻[1]。七氟烷麻醉具有呼吸道刺激性小,诱导迅速,便于开放静脉通路,麻醉深度易于调节,苏醒较快等优势,特别适用于小儿短小手术的麻醉[2],但七氟烷麻醉也有一些不足之处,表现在术中应激反应较强[3],血流动力学不稳定[4],术后躁动发生率较高[5]等方面。以往一些文献报道,阿片类镇痛药[6]或苯二氮卓类镇静药[7]可减少手术应激反应,平稳血流动力学,降低苏醒期躁动发生率,但临床观察到呼吸抑制、苏醒延迟等不良反应发生率明显增加。右美托咪定是一种新型高选择性α2-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具有抗交感、镇静和镇痛的作用,目前已广泛应用于成人ICU镇静[8]和各类手术麻醉中[9-10]。已有文献报道,右美托咪定对小儿苏醒期躁动具有预防作用[11]。本研究拟探讨七氟烷复合右美托咪定在小儿唇腭裂手术中的应用,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1月~2019年9月我院收治的50例唇腭裂患儿作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C组和D组,每组各25例。C组中,男12例,女13例;年龄2~6岁,平均(3.8±1.1)岁;体重11~30 kg,平均(18.4±4.9)kg;唇裂手术11例,腭裂手术14例。D组中,男14例,女11例;年龄2~6岁,平均(3.9±1.3)岁;体重10~32kg,平均(18.8±5.5)kg;唇裂手术12例,腭裂手术13例。两组患儿性别、年龄、体重、手术类型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并与患儿法定监护人签署麻醉知情同意书。
  纳入标准:(1)符合美国麻醉医师协会(ASA)分级Ⅰ~Ⅱ级者[12];(2)2~6岁先天唇腭裂患儿。排除标准:(1)有卤化麻醉药、镇静药、镇痛药等过敏史者;(2)有恶性高热家族史者;(3)有先天性心脏病、窦缓、传导阻滞等心血管疾病者;(4)有肝肾功能障碍者;(5)有认知功能障碍及其他中枢神经系统疾病者;(6)有哮喘等呼吸系统疾病者;(7)近期(2周内)有呼吸道感染者;(8)体弱多病者。
  1.2 方法
  患儿术前禁食6~8 h,禁水2~4 h,入室前30 min肌内注射阿托品(河南润弘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批号:1803222)0.01 mg/kg,入室后,连接监护仪(通用电气医疗集团芬兰公司Datex-Ohmeda)监测心电图(ECG)、心率(HR)、血压(BP)、脉搏(P)、血氧饱和度(SpO2)、体温(T),将麻醉机氧流量开至6 L/min,七氟烷(上海恒瑞医药有限公司,生产批号:17091931)挥发罐开到8%,预充呼吸回路,面罩吸入麻醉诱导,睫毛反射消失后,将氧流量降至1 L/min,开放静脉通路。启动静脉注射泵(上海蓝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LD-P2020Ⅱ),C组泵注0.1 ml/kg生理盐水,D组泵注0.5μg/kg右美托咪定(江苏恒瑞医药股份公司,生产批号:170517BP)。静脉泵注时间均为10 min。当呼气末七氟烷浓度达到2 MAC(2~6岁小儿1 MAC,2.5%~2.8%)以上5 min,行气管插管,连接麻醉机,保留自主呼吸,吸入1.3~1.5 MAC七氟烷麻醉维持,监测潮气量、呼吸频率、气道压、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PETCO2)等,术毕停止吸入七氟烷,将氧流量开至6 L/min。待七氟烷浓度小于0.2 MAC,患儿吞咽反射和咳嗽反射恢复,拔除气管插管,面罩吸氧;意识恢复送入麻醉复苏室。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观察两组手术期间血流动力学变化,记录麻醉开始时(T0)、手术开始时(T1)、拔管时(T2)的HR、平均动脉压(MAP)。观察两组麻醉恢复情况,记录拔管时间、苏醒时间。观察两组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苏醒期躁动、拔管后舌后坠、术后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发生率。用5分躁动评分法[13]统计苏醒期躁动例数,计算躁动发生率。5分躁动评分法:1分为平静睡眠;2分为清醒,平静;3分为易怒,易激惹,哭喊;4分为难以安慰,无法控制的呼喊;5分为无法安静,迷惑,谵妄;总分为3分及以上视为躁动。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7.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s)表示,采用t检验;多时间点计量资料采用重复测量资料的方差分析;计数资料以百分比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儿不同时间点HR的比较
  D组T1、T2时的HR低于C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C组T1、T2时HR高于T0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D组T0、T1、T2时HR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1)。
  表1 两组患儿不同时间点HR的比较(次/min,±s)
  
  2.2 两组患儿不同时间点MAP的比较
  D组T1、T2时的MAP低于C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C组T1、T2时MAP高于T0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D组T0、T1、T2时MAP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2)。
  表2 两组患儿不同时间点MAP的比较(mmHg,±s) 
  
  2.3 两组患儿拔管及复苏时间的比较
  两组患儿拔管时间、苏醒时间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3)。
  表3 两组患儿拔管及苏醒时间的比较(min,±s)
  
  2.4 两组患儿不良反应发生率的比较
  D组患儿苏醒期躁动发生率低于C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儿的拔管后舌后坠及术后恶心呕吐发生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表4)。
  表4 两组患儿不良反应发生率的比较[例(%)]
  

  3 讨论

  手术创伤是较为强烈的刺激,机体对各种伤害性刺激都会做出相应的生理反应,即应激反应[14]。应激反应发生时,交感神经分泌去甲肾上腺素增加,交感-肾上腺髓质分泌儿茶酚胺增加,同时循环发生波动,血流动力学指标心率、血压等也会相应升高[15]。唇腭裂修复术是口腔颌面外科常见手术,患者多为学龄前小儿,麻醉多选择七氟烷吸入全麻。七氟烷由于药代学和药动学的特点,使其具有诱导迅速,苏醒较快,深度易于调节,可单独使用等优势,广泛用于小儿短小手术的麻醉,但保留自主呼吸的单纯七氟烷麻醉对于手术应激反应的抑制不完全。本研究结果显示,T1、T2时,单纯七氟烷麻醉C组的HR、MAP高于T0时(P<0.05),原因可能是七氟烷虽然抑制了边缘系统和下丘脑伤害性刺激信号向大脑皮质的传导,但不能完全阻断手术部位向交感神经低级中枢传递伤害性刺激信号,致使交感-肾上腺髓质系统兴奋,儿茶酚胺分泌增加,仅通过提高吸入麻醉药物浓度来抑制应激反应,可能会带来呼吸循环方面的不良反应。而采用七氟烷复合右美托咪定麻醉的D组,在T0、T1、T2时HR、MAP一直处于较平稳状态,原因可能是右美托咪定是α2-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因其可以选择性兴奋存在于中枢神经的孤束核突触后的α2受体,而抑制脊髓神经前侧角的交感神经细胞[16],使交感神经冲动减弱;且激动交感神经突触前膜的α2受体,抑制去甲肾上腺素释放,降低血液中儿茶酚胺的浓度,从而起到稳定循环的作用[17]。
  不同文献报道的小儿七氟烷麻醉苏醒期躁动发生率差别较大,目前还不能完全解释小儿全麻苏醒期出现躁动的原因,小儿苏醒期躁动常常是多种因素协同作用的结果,而疼痛是术后躁动的重要诱因,很多患儿在使用镇痛药物如芬太尼后停止躁动[18]。七氟烷停止吸入后中枢恢复时间不一,大脑皮质仍处于抑制状态时皮质下中枢已被解放,出现中枢局灶敏感化,影响患儿对感觉的反应和处理能力,使中枢神经系统表现为过度兴奋而诱发躁动[19]。本研究结果显示,七氟烷复合右美托咪定的D组,苏醒期躁动发生率低于C组(P<0.05),原因可能为右美托咪定作用于脑干蓝斑核产生镇静效应,减少了躁动行为的发生;同时右美托咪定具有中枢神经保护作用[20-21],躁动发生率可能因此而降低。
  综上所述,七氟烷复合右美托咪定应用于小儿唇腭裂手术中,血流动力学平稳,苏醒期躁动发生率低。

  参考文献
  [1]孙月娥.七氟烷与氯胺酮用于小儿唇腭裂麻醉诱导的临床比较[J].全科口腔医学电子杂志,2015,3(2):97-98.
  [2]梁照华.七氟烷在小儿临床麻醉中的应用效果观察[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9,14(6):153.
  [3]Chen L,Yu L,Fan Y,et al.A comparison between total intravenous anesthesia using propofol plus remifentanil and volatile induction/maintenance of anaesthesia using sevoflurane in children undergoing flexible fibreoptic bronchoscopy[J].Anaesth Intensive Care,2013,41(6):742-749.
  [4]邬文伟,郑德强,刘宇权,等.七氟烷与七氟烷及丙泊酚复合舒芬太尼应用在腹腔镜胆囊切除术中对血流动力学变化及术后镇痛效果影响对比[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9,40(5):567-568.
  [5]Mason KP.Paediatric emergence delirium:a comprehensive review and interpretation of the literature[J].Br J Anaesth,2017,118(3):335-343.
  [6]Chen X,Hu Z,Yan W,et al.Comparative effects of targetcontrolled infusion of anesthetic sufentanil and remifentanil on inflammatory factors and oxidative stress indicators in patients of colorectal cancer[J].Eur J Inflamm,2019,7(17):1-6.
  [7]Amatya A,Marhatta MN,Shrestha GS,et al.A comparison of midazolam co-induction with propofol priming in propofol induced anesthesia[J].J Nepal Health Res Counc,2014,12(26):44-48.
  [8]陈凡,张汉业,胡敏锋,等.观察右美托咪啶在ICU镇静治疗的效果及安全性[J].中国医药科学,2017,7(5):105-107.
  [9]郭凤英.小儿全身麻醉中七氟烷麻醉的临床应用研究[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50(18):126,129.
  [10]李术榕,赵二贤,袁静静.右美托咪定复合七氟烷吸入麻醉在日间儿童牙病治疗术中的应用[J].口腔医学研究,2019,35(1):64-66.
  [11]Kim JC,Kim J,Kwak H,et al.Premedication With Dexmedetomidine to Reduce Emergence Agitation: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BMC Anesthesiology,2019,19(1):144.
  [12]邓小明,姚尚龙,于布为,等.现代麻醉学[M].4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4:914.
  [13]郭善亮,王绍朴,刘小兵,等.经鼻滴入右美托咪定对小儿扁桃体切除术吸入七氟醚用药量及术后躁动的影响[J].江西医药,2017,52(6):552-554.
  [14]Aqil M.A study of stress response to endotracheal intubation comparing glidescope and flexibe fiberoptic bronchoscope[J].Pak J Med Sci,2014,30(5):1001-1006.
  [15]李宝龙,张素红,于志源.瑞芬太尼复合七氟烷用于小儿腭裂手术麻醉的临床观察[J].当代医学,2019,25(7):145-146.
  [16]刘晓宁,漆启荣,徐永庆.右美托咪啶对腹腔镜胆囊切除术七氟烷麻醉复苏期患者躁动的影响[J].临床医学,2018,38(3):100-102.
  [17]Wang XW,Cao JB,Lv BS,et al.Effect of perioperative dexmedetomidine on the endocrine modulators of stress response:a meta-analysis[J].Clin Exp Pharmacol Physiol,2015,42(8):828-836.
  [18]Bortone L,Bertolizio G,Engelhardt T,et al.The effect of fentanyl and clonidine on early postoperative negative behavior in children:a double-blind placebo controlled trial[J].Paediatr Anaesth,2014,24(6):614-619.
  [19]Kim JH.Mechanism of emergence agitation induced by sevoflurane anesthesia[J].Korean J Anesthesiol,2011,609(2):73-74.
  [20]袁振,武杨昌,明王龙.右美托咪定用于小儿麻醉对血流动力学及对苏醒期躁动和术后疼痛的影响[J].中国医药导报,2018,15(7):94-97,106.
  [21]Tang CL,LI J,Zhang JT,et al.Neuroprotective effect of bispectral index-guided fast-track anesthesia using sevoflurane combined with dexmedetomidine for intracranial aneurysm embolization[J].Neural Regener Res,2018,13(2):280-288.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