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现状及其与工作倦怠的相关性研究

精选论文 2020-09-04 08:3796未知xhm
  摘    要:目的 了解咸阳地区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现状,探讨工作倦怠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方法 采用分层抽样和整群抽样的方法,于2017年6月抽取咸阳市8所医院的1 250名护理人员,调查其一般情况、主观幸福感和工作倦怠情况,分析工作倦怠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结果 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评分为71.10±9.28,工作倦怠评分为50.51±11.92;不同性别、年龄、工龄、职称的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评分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工作倦怠与主观幸福感呈显着负相关(r=-0.88,P<0.01),工作倦怠对主观幸福感有负向预测作用,其中成就感降低和情感耗竭对主观幸福感的作用最大(β=-0.157、-0.125,均P<0.05)。结论 咸阳地区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处于中等水平,不同人口学特征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存在一定的差异,工作倦怠对主观幸福感有负向预测作用,其中成就感降低和情感耗竭预测作用最大。
  关键词:主观幸福感 工作倦怠 护理人员

  主观幸福感指人们根据自己的标准对生活质量所做出的主观及综合性的评价,是衡量个人和社会生活质量的一项重要的综合性心理指标[1]。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不论是社会还是个人都对健康有了全新的认识,党的十九大提出健康中国战略,包括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等方面的目标和任务。护理人员作为医疗卫生体系其中一个重要部分,在当前“大健康”的理念下对其服务质量、工作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护理人员的工作压力也随之增大。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的高低,影响着其心理健康、服务水平和职业发展。研究显示,护理人员工作倦怠发生率较高,工作倦怠是主观幸福感的影响因素之一[3]。工作倦怠指在以人为服务对象的工作领域中,个体所表现出来的一种情绪耗竭、人格解体和个人成就感降低的症状[2]。因此,我们关注护理人员的主观幸福感现状,并探讨工作倦怠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旨在为缓解护理人员工作倦怠,提升其主观幸福感水平提供参考。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用分层抽样和整群抽样的方法,于2017年6月对咸阳市8所医院的护理人员进行问卷调查,由经过培训的主试统一施测,施测过程遵循被调查者自愿、知情同意、匿名的原则,填好后当场收回。本次调查共发放问卷1 250份,回收有效问卷1 163份,有效回收率为93.04%。本研究经陕西中医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1.2 方法
  编制调查问卷,调查研究对象一般情况、主观幸福感和工作倦怠情况。一般情况包括性别、年龄、工龄、职称等。主观幸福感采用段建华[4]修订的总体幸福感量表,从对健康的担心、精力、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心情忧郁或愉快、对情感和行为的控制、松弛或紧张6个维度进行评价,总分越高主观幸福感越高。评分≤48为主观幸福感低,49~72为主观幸福感中等、73~120为主观幸福感高。量表的Cronbach’sα系数为0.85,具有良好的信效度。工作倦怠采用李永鑫等[5-6]修订的中文版工作倦怠量表,从情感耗竭、人格解体、成就感降低维度进行评价,共15个条目,评分越高工作倦怠越严重,该量表的内部一致性Cronbach’sα系数为0.89,信效度良好。
  1.3 统计学分析
  采用EpiData 3.0双人双录入法录入问卷并进行一致性检验;利用SPSS 21.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计量资料(符合正态性)用±s表示,使用独立样本t检验和方差分析分别对2组或多组间样本进行比较分析,使用相关分析和多元回归分析对变量间的相关性进行研究,检验水准α=0.05。

  2 结果

  2.1 基本情况
  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评分为71.10±9.28,其中对健康的担心、精力、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心情忧郁或愉快、情感和行为控制和松弛或紧张因子评分分别为5.34±1.61、3.98±0.73、3.42±0.83、4.65±1.20、2.52±0.71、4.04±0.73。工作倦怠评分为50.52±11.91,其中情感耗竭、人格解体、成就感降低维度评分分别为20.02±7.22、12.91±6.75、17.59±6.15。见表1。
  2.2 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的不同人口学特征
  不同性别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精力、兴趣、忧郁或愉快维度的评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女性护理人员相比于男性护理人员的评分更高。不同年龄的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兴趣、情感控制、松弛维度的评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30岁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兴趣、情感控制维度的评分均高于30~39和≥40岁护理人员;年龄≥40岁护理人员在松弛维度的评分要低于其他年龄的护理人员。不同工龄的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松弛维度的评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工龄≥20年的护理人员相比于其他工龄的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松弛维度的评分低。不同职称的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忧郁或愉快、松弛维度的评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无职称和初级职称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忧郁和愉快维度的评分相比于中级和高级职称的护理人员要高;初级职称的护理人员在松弛维度得分最高。见表1。

  表1 2017年6月咸阳市8所医院不同人口学特征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评分(±s)
  
  2.3 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与工作倦怠的相关分析
  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与工作倦怠的相关性分析显示,工作倦怠及其情感耗竭维度、人格解体维度、成就感降低维度与主观幸福感间间均存在负相关关系(均P<0.01)。见表2。

  表2 2017年6月咸阳市8所医院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与工作倦怠的相关分析(n=1 163,r值)
  
  2.4 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与工作倦怠的多元回归分析
  以主观幸福感为因变量,以情感耗竭、人格解体和成就感降低为自变量进行多元回归分析。结果发现,全部自变量共解释了因变量3.80%的总变异,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F=16.32,P<0.01),各维度对主观幸福感作用大小依次为成就感降低(β=-0.157)、情感耗竭(β=-0.125)、人格解体(β=-0.065)。见表3。

  表3 2017年6月咸阳市8所医院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与工作倦怠的多元回归分析(±s) 
  

  3 讨论

  当前,人们对心理幸福越来越看重,作为积极心理学的主要研究内容之一的主观幸福感,关注个人的积极心理体验。研究表明,护理工作继续深造和晋升的机会较少,职业认可度和社会地位低,是护理人员工作倦怠的重要影响因素,进而影响了护理人员的主观幸福感[7]。本研究显示,被调查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整体处于中等水平,与文献[8-10]的研究结果一致。主观幸福感各维度均值得分较低的是精力、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情感和行为控制。护理人员工作任务重,时间长且为轮班制度,同时其服务对象主要是患者和家属,接收到的多是患者和家属的负面情绪。因此,可能导致在精力、对生活的满足和兴趣、情感和行为控制维度得分较低。工作倦怠是指在工作中所体验到的如情绪耗竭、身体疲劳、成就感低、工作态度差等多种负性症状,是职业健康心理学的一个重要研究内容。本研究中,被调查护理人员在工作倦怠的成就感降低和人格解体2个维度评分均高于临界值,说明护理人员对当前工作所带来的成就感评价较低,倾向于对自己作出负面评价,对待工作的态度较为冷淡和疏远。
  护理人员的主观幸福感水平受自我效能、年龄、年薪、编制、科室、学历、职称等多种因素的影响[11]。本研究结果表明,性别、年龄、工龄、职称均可影响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水平,男性、年龄≥40岁、工龄≥20年、中高级职称的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水平较低。男性护理人员相比女性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精力、兴趣、忧郁或愉快维度评分更低,这可能与男性从事护理工作与社会期望更不符、社会认同感也较低且所在科室工作量和压力大等有关[11]。<30岁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兴趣、情感控制维度的评分均高于与其他年龄段相比较高,≥40岁年龄组护理人员在松弛维度的评分要低于其他年龄的护理人员,工龄≥20年的护理人员相比于其他工龄的护理人员在健康担心、松弛维度的评分要低。说明年龄越大,工龄也越长,年龄≥40岁、工龄≥20年护理人员出现的健康问题相比年龄小和工龄短的护理人员增多,随着生理年龄的增长对机体健康担忧增加,与文献[12-13]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同时,随着年龄和工龄的增长,对生活的热情和兴趣相比于年龄小和工作时间短的护理人员低,且来自子女教育、养老责任等家庭压力更大。中高级职称护理人员健康担心、忧郁和愉快方面低于其他人员,与文献[14-15]的研究结果不同。这可能与不同地区护理人员主观感受等有关。另外,工作压力与主观幸福感之间呈负相关[16-17],不同职称护理人员所面临的工作任务难度及压力会有所不同。
  本研究结果显示,工作倦怠及其情感耗竭维度、人格解体维度、成就感降低维度与主观幸福感呈显着负相关,工作倦怠程度较高的护理人员其主观幸福感水平较低,与文献[18-20]的研究结果一致。工作倦怠中成就感降低和情感耗竭对主观幸福感的作用最大。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认为,个体需要是激励个体行为的动力和源泉,人的需要从低到高可分为5个层次,最高层次为自我实现的需要。护理人员的学历多为专科,在工作后继续深造的机会少,且相比于医生来说专业社会地位不足,较少感受到来自患者对其专业工作的认同和赞赏,当在护理工作中感觉到自我能力无法实现、潜能无法发挥时,会使护理人员丧失对工作的动力和积极性。因此,归属于自我实现这类高级需要的成就感降低而产生的工作倦怠,会严重影响着心理健康中主观幸福感水平。护理工作作为一种为人服务的工作具有情绪劳动的特点。研究显示,情绪劳动通过情绪耗竭、情绪体验等影响主观幸福感水平[21],所以情感耗竭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也较大。
  综上所述,咸阳地区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处于中等水平,工作倦怠对主观幸福感有负向预测作用。通过缓解工作倦怠程度,尤其是增加护理人员对护理工作的认同感、成就感,促进积极情感体验,可以提升其主观幸福感,使护理人员更好地服务于医疗卫生事业。
  作者声明本文无实际或潜在的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DIENER E.Subjective Well-Being[J].Psychol Bull,1984,95(3):542-575.
  [2]MASLACH C,LEITER MP.The truth about burnout:how organizations cause personal stress and what to do about it[M].San Francisco:JosseyBass Inc,1997:15-28.
  [3]黄欢,丁燕,张淼.护理人员主观幸福感影响因素及应对策略研究进展[J].齐鲁护理杂志,2015,21(16):49-51.
  [4]段建华.总体幸福感量表在我国大学生中的试用结果与分析[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1996,4(1):56-57.
  [5]李永鑫.工作倦怠的心理学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2-8.
  [6]李永鑫,李艺敏.工作倦怠评价标准的初步探讨[J].心理科学,2006,29(1):148-150.
  [7]李小妹,刘彦君.护士工作压力源及工作疲溃感的调查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00,35(11):645-649.
  [8]刘一弦,蒋运兰,李颖馨,等.某三级甲等中医院临床护士总体幸福感与工作压力的调查研究[J].全科护理,2016,14(23):2381-2384.
  [9]宋清洁.临床护士主观幸福感与情绪智力的相关性研究[D].武汉:武汉轻工大学,2017:8-64.
  [10]杨月.社区护士主观幸福感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J].社区医学杂志,2019,7(13):762-765.
  [11]蔡丽华,林常芳,李娜,等.三甲新院区护士主观幸福感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J].心理月刊,2018(9):8-9.
  [12]刘兰飞.职工工作倦怠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D].重庆:重庆师范大学,2017:11-86.
  [13]刘佩婷.公安民警工作压力与幸福感调查分析[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25(1):26-29.
  [14]梁玉猛,代莉莉,叶芳,等.某三甲综合性医院临床护士主观幸福感现状调查及影响因素分析[J].齐鲁护理杂志,2018,24(22):48-52.
  [15]林常芳,蔡丽华,李娜,等.不同职称护士心理健康状况及主观幸福感的差异研究[J].心理月刊,2018(3):4-6.
  [16]赖芳.高校教师工作压力、工作价值观和幸福感的关系研究[J].教育与职业,2013(32):69-70.
  [17]李玲,沈勤.不同类型医院护士工作压力与主观幸福感的调查研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08,16(11):1285-1287.
  [18]刘志军,罗念,国敏,等.医务人员工作倦怠、睡眠质量对其主观幸福感的影响[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8,35(11):866-869.
  [19]李亚云.幸福感与工作倦怠的关系研究[J].陕西行政学院学报,2018,32(3):123-128.
  [20]孙明华,赵静静,郭传敏.影像科护士共情能力与工作倦怠和主观幸福感的关系[J].工业卫生与职业病,2019,45(5):373-376.
  [21]陈瑞君,秦启文.情绪劳动与抑郁及焦虑的关系:情绪耗竭的中介作用[J].心理科学,2011,34(3):676-679.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SD-WAN mpls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