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德阳市临床护士心理应激状况的多中心调查

精选论文 2020-09-04 08:34161未知xhm
  摘    要:目的 调查德阳市临床护士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的心理应激状况,分析其影响因素,为防护干预提供参考依据。方法 2020年2月4—13日,采取随机抽样法,分别在德阳市6个行政区域随机选择3~4所二级及以上医院的2 266名临床护士作为调查对象,应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进行心理健康状况调查,并对数据进行分析。结果 临床护士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SCL-90因子均分为1.27±0.38,总体症状程度较轻,因子阳性患者占比最高的前3个因子依次是强迫(14.96%)、其他(反应睡眠和饮食,10.28%)和恐怖(8.78%),阳性因子均分最高的前3个因子依次是精神病性(2.52±0.43)、敌对(2.51±0.53)和人际关系敏感(2.50±0.45),阳性因子分最高的前3个因子依次是强迫(4.90)、其他(反应睡眠和饮食)(4.43)和恐怖(4.43),程度较严重。多元线性回归分析显示,是否是医疗救治定点医院、医院级别和性质、生育情况及文化程度是临床护士心理健康状况的影响因素(均P<0.05)。结论 德阳市临床护士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存在一定的心理应激压力,建议护理管理者在疫情防控期间注意疏导,采取针对性的策略,以减轻护士心理压力。
  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临床护士 心理健康 多中心调查

  2019年12月,湖北省武汉市出现多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引起的肺炎,随着疫情的蔓延,引起了各级政府和卫生健康行政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我国将其纳入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措施。由于正是春节人口大迁移时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染引起的新发病例迅速增加,并成为国际关注的突发传染性公共卫生事件[1-2]。医院是人群聚集的高风险地区,临床护士密切接触患者及家属,被传染的可能性较大,而大多数护理人员没有应对突发传染性公共卫生事件的经验和足够的准备,会出现心理功能紊乱,不仅影响护士的身体健康,还影响临床护理工作质量以及疫情的进一步防控[3-4]。我们于2020年2月4—13日采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对德阳市临床护士进行问卷调查,以了解临床护士的心理应激状况并分析影响因素,为心理防护干预提供参考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按照德阳市行政区域划分,分别在旌阳区、罗江区、中江县、广汉市、绵竹市和什邡市6个区域,采取随机抽样法,每个区域选择3~4所二级及以上综合、专科医院的临床护士作为调查对象。被调查者均需取得护士执业资格证书、疫情期间在岗工作且自愿参与。本研究经德阳市人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1.2 方法
  1.2.1 调查工具
  1.2.1. 1 基本信息调查表
  包括医院级别、性质、是否医疗救治定点医院、性别、年龄、学历、职称、婚姻状况及生育情况等。
  1.2.1. 2 症状自评量表(SCL-90)[5]
  量表包括躯体化、强迫症状、人际关系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和其他(反映睡眠和饮食)10个因子,共90个自我评定项目。每个项目按1~5级评分,得分越低,表明心理健康程度越好。各因子得分=该因子分量表所包含题目的得分总分/项目数,因子得分≥2分界定为因子阳性;阳性因子均分=(总分-阴性项目数)/阳性项目数;总分≥160,或阳性项目数≥43项,或任一因子得分≥2则界定为SCL-90阳性。
  1.2.2 调查方法
  采取网络调查的方式,与协助调查医院的护理部取得合作,委托各科护士长作为调查员,通过QQ群和微信群向临床在岗护士发送问卷星的链接进行调查。问卷发放前由研究者对调查员进行统一培训,并向调查员讲解本研究的目的、问卷填写方法和注意事项。将所有条目设置为必答题,以保证问卷填写的完整性;问卷填写方式设定为每台设备只能回答1次,以避免重复作答;为防止可能的偏倚,由研究者采用统一指导语说明填写要求。调查对象有疑问时,研究者采用一致性语言进行解释。最后,对回收的问卷逐一进行检查,删除答案逻辑混乱(如前后填写矛盾、不一致等)和答题时长低于100 s的异常问卷。
  1.3 统计学分析
  采用Excel进行双人录入数据,应用SPSS 22.0进行分析。计数资料采用频数、百分数描述,计量资料采用±s描述,不同特征护士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SCL-90得分比较采用t检验或方差分析,采用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临床护士心理应激状况的影响因素。检验水准为α=0.05。

  2 结果

  2.1 基本情况
  最终回收问卷2 477份,其中有效问卷2 266份,有效回收率为91.48%。参与调查的临床护士中男42名,女2 224名;年龄23~44岁,平均(31.43±2.18)岁;未婚640名,已婚1 626名;大专及以下护士1 178名,本科及以上护士1 088;初级职称1 745名,中级职称444名,高级职称77名。
  2.2 疫情期间临床护士SCL-90各因子得分情况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临床护士SCL-90总得分为114.56±34.03,因子均分为1.27±0.38,其中SCL-90得分≥160分的患者有207例,分数最高346分。10个症状因子中,因子阳性(因子分≥2分)患者数最多的前3个是强迫、其他(反应睡眠和饮食)和恐怖,阳性因子均分最高的前3个因子分别是精神病性、敌对和人际关系敏感,严重程度在轻、中度之间,阳性因子分最高的前3个因子分别是强迫、恐怖和其他(反应睡眠和饮食)。见表1。
  表1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德阳市2 266名临床护士SCL-90各因子得分情况
  
  2.3 疫情期间临床护士的基本情况与SCL-90得分的单因素方差分析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是否医疗救治定点医院、医院级别、医院性质、年龄、生育情况及文化程度护士的SCL-90得分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见表2。
  表2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德阳市2 266名临床护士的一般情况与SCL-90得分的单因素分析
  
  2.4 疫情期间临床护士SCL-90得分的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
  分别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临床护士SCL-90得分为因变量,将单因素分析结果有统计学意义的变量作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自变量赋值情况见表3。变量进入水平为α=0.05,剔除水平α=0.10。结果显示,是否为医疗救治定点医院、医院级别和性质、生育情况和文化程度是新冠疫情期间临床护士SCL-90得分的影响因素(均P<0.01)。见表4。

  表3 自变量赋值情况
  
  表4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德阳市2 266名临床护士SCL-90得分的多元线性逐步回归分析结果
  

  3 讨论

  3.1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临床护士承担着一定的心理压力
  伴随着突发传染性公共卫生事件的发生,人们常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应激反应[4]。我们采用SCL-90调查德阳市临床护士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的心理健康状况,结果显示,SCL-90得分为1.27±0.38,说明自我感觉的症状为轻度,与非典期间赵素梅等[6]的研究结果一致。本次突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较我国以往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甲型H1N1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具有更强的传染性、更长的潜伏期、更复杂的传播途径和更大的影响规模,以及更稀缺的医疗资源等特点[7-8],而作为在普通工作岗位上的临床护士,并没有采取一线护士的标准化防护措施,他们面临的不仅仅是来自身体与心理方面的压力,更多的是还有源自与未知传染病源近距离接触的风险,加之同行被传染使得医护人员的心情更加忐忑不安。
  3.1.1 临床护士最严重的心理症状是精神病性、敌对和人际关系敏感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均分最高的前3项阳性因子分别是精神病性(2.52±0.43)、敌对(2.51±0.53)和人际关系敏感(2.50±0.45),其严重程度均在中、重度之间。因此,医疗机构应在疫情防控期间加大对临床护士心理疾病的筛查,对于心理反应较重的护士,及早进行心理干预,定期进行疏导,必要时给予适当的休息,以调节心理状态。可设立心理咨询室或开通心理咨询热线,通过专业人员的指导,转化不良情绪,宣泄负性情绪。其次,科室要加强创造轻松愉快的氛围,通过乐观向上的话题,给予他人积极的暗示,从而形成良好的工作环境。
  3.1.2 临床护士出现最多和最典型的心理症状是强迫、其他(反应睡眠和饮食)和恐怖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临床护士应对疫情期间,出现最多的阳性因子依次是强迫、其他(反应睡眠和饮食)和恐怖,最高分的阳性因子同样是强迫(4.90分)、其他(反应睡眠和饮食,4.43分)和恐怖(4.43分),其症状程度均较严重。截止到2020年2月25日,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已超过7万例,同时全球疫情升级,中国境外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在迅速增加[9]。如此多的确诊患者,加之防护物资的缺乏,给此次该传染病的预防和控制带来了巨大挑战,同时大多数护士未接受过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培训,缺乏经验,存在较大的心理压力。因此,医疗机构首先应实施防护物资的统筹管理与科学使用,减少不必要的恐慌。其次,通过线上和线下等形式,开展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的诊疗和防控工作培训,并持续更新培训内容,指导护士科学防护。同时注重加强护理人员心理知识的学习,指导学会自我身心放松和缓解工作压力,如深呼吸及观看轻松愉快的节目等,有条件的还可以在病区内播放节奏舒缓的背景音乐。
  3.2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临床护士心理应激状况的影响因素
  3.2.1 是否医疗救治定点医院
  单因素及多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医疗救治定点医院护士的SCL-90得分明显高于非医疗救治定点医院,这与目前疫情的严重程度及救治任务密切相关。2020年1月25日,四川省启动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一级应急响应,要求统筹各方力量,全力应对疫情。德阳市共计8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医疗救治定点医院,主要负责病例的发现与报告、隔离、诊断、救治和临床管理,不仅要求具备完善的应急救治体系,还要求员工充分认识传染病的防控,具备传染病应急救治的专业能力[10]。研究表明,职业压力对护士焦虑影响较大,感知压力越高,心理健康自评越不好[11-12],作为区域内定点医院的临床护士,承担着巨大的工作任务与挑战,其心理应激状况较其他医院护士较明显。
  3.2.2 医院级别和性质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三级医院护士的SCL-90得分明显高于二级医院,综合医院护士的SCL-90得分明显高于专科医院。研究报道,影响护士心理健康首要的因素是工作环境及性质[13],专科医院仅涉及该专科相关的疾病类型,病种相对单一,二级医院所涉及护理任务相对局限,加之在疫情期间,住院患者数量明显减少,护士工作压力较低。工作负荷是护士心理健康自评的主要影响因素[14],综合医院具有工作环境复杂、工作量大和人力资源短缺的特点,其工作任务明显多于专科医院。
  3.2.3 生育情况
  截止到目前为止,已出现多例小孩或婴幼儿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病例,由于小孩免疫系统发育不完善,抵抗力低,是此次疫情的易感人群[15-16]。而护理人员部分为年轻母亲,往返于家庭与医院之间,担心影响家人的身体健康,甚至某些医护人员选择自我隔离的方式来防止将病毒传染给家庭成员。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已生育护士的SCL-90得分明显高于未生育护士。因此,护理管理者应深入一线,充分了解每位护士的心理状态和家庭情况,帮助其解决后顾之忧。护理排班可实行2个护理组轮休制,每2周更换1次,以减少群体性感染事件的发生。
  3.2.4 文化程度
  研究显示,学历与护士的心理弹性水平和护理工作满意度呈正相关[17-18]。本次调查结果显示,文化程度是护士心理应激状况的影响因素,学历越高的护士,其心理健康水平越高,与文献[19-20]的研究结果一致。随着护理事业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高学历护士进入临床一线工作,由于接受过高质量的护理教育,高学历护士专业素质相对较高,自我保健意识及心理应激防御能力相对较强,职业态度积极,能克服了由各种压力导致的心理问题。
  总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突然流行引起了社会的恐慌,也给临床护理人员带来不同程度的心理影响。本次调查结果显示,临床护士应对疫情期间存在一定的心理应激压力,最严重的心理症状是精神病性、敌对和人际关系敏感,最典型的心理症状是强迫、其他(反应睡眠和饮食)和恐怖,而是否是医疗救治定点医院、医院级别和性质、生育情况及文化程度是护士心理应激状况的影响因素。因此,医疗机构管理层应重视临床护理人员的心理问题,注意正确疏导,尽早干预和治疗,同时加强护士自我调整的培训,从而提升整体心理应激能力。
  作者声明本文无实际或潜在的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关于当前我市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EB/OL].(2019-12-31)[2020-01-30].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 Detail/2019123108989.
  [2]BOGOCH II,WATTS A,THOMAS-BACHLI A,et al.Pneumonia of unknown etiology in Wuhan,China:potential for international spread via commercial air travel[J/OL].J Travel Med,2020.[2020-02-16].https://doi.org/10.1093/jtm/taaa008.DOI:10.1093/jtm/taaa008.
  [3]张华,陆皓,马巍,等.军队医院文职护理人员对地震灾害心理应激反应的调查[J].护理学杂志,2014,29(2):13-14.
  [4]张立,沙莉,鲁桂兰.突发传染性公共卫生事件中护理人员心理压力的研究现状及前景展望[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1,8(22):103-105.
  [5]王姿欢,俞文兰,沈壮,等.症状自评量表(SCL-90)应用于中国职业女性心理测评的信效度评价[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2017,30(4):247-250.
  [6]赵素梅,陈立红,封锦芳,等.非典期间一线护士的心理状况调查研究[J].现代护理,2004,10(6):497-499.
  [7]吴晓瑛,刘先治,谭嗣伟,等.关于“在医疗机构所有非发热门诊及住院部对就诊者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流行病学调查”的建议[J/OL].热带医学杂志,2020:1-6.(2020-02-10)[2020-02-16].http://kns.cnki.net/kcms/detail/44.1503.R.20200210.0951.002.html.
  [8]史河水,韩小雨,樊艳青,等.新型冠状病毒(2019-n Co V)感染的肺炎临床特征及影像学表现[J/OL].临床放射学杂志,2020:1-8.(2020-02-06)[2020-02-16].https://doi.org/10.13437/j.cnki.jcr.20200206.002.
  [9]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截至2月25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最新情况[EB/OL].(2020-02-26)[2020-02-26].http://www.nhc.gov.cn/xcs/yqtb/202002/741ce06130284a77bfbf699483c0fb60.shtml.
  [10]严金二,严梦楠.定点医院传染病应急救治能力建设探讨[J].江苏卫生事业管理,2018,29(5):608-610.
  [11]李晓丹,吴晓英.护士职业压力、社会支持与焦虑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6,32(z1):130-131.
  [12]吴世超,吴依诺,马晶,等.136所三级公立医院护士心理健康自评及影响因素研究[J].卫生经济研究,2019,36(8):62-65.
  [13]冯文艳.从护理职业压力源的研究中探索影响护士心理健康的因素[J].心理月刊,2019,14(9):6-7.
  [14]吴世超.中国136家三级公立医院医护人员心理健康自评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D].北京:北京协和医学院,2019.
  [15]THABET F,CHEHAB M,BAFAQIH H,et al.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in children[J].Saudi Med J,2015,36(4):484-486.
  [16]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解读[EB/OL].(2020-02-19)[2020-02-20].http://www.nhc.gov.cn/yzygj/s7652m/202002/54e1ad5c2aac45c19eb541799bf637e9.shtml.
  [17]符春花,吴媛,辛若梅,等.三级综合医院ICU护士的心理弹性状况及其影响因素[J].中华全科医学,2018,16(4):663-666.
  [18]徐裕人,袁飞骏,熊莉娟.武汉市某三甲医院护士个人属性对工作满意度的影响[J].医学与社会,2017,30(10):84-86.
  [19]岳素红.郑州市神经内科护士心理健康水平与个性特征的调查分析[J].河南医学研究,2013,22(5):792-794.
  [20]李静.武汉市某三级综合医院护士心理健康现况调查及影响因素研究[D].武汉:长江大学,2019.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SD-WAN mpls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