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气升阳方治疗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疗效观察

护理论文 2020-12-30 08:22150未知xhm
摘    要:目的 观察补气升阳方治疗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的疗效。方法 将2018年1月—2019年5月上海市杨浦区控江医院诊治的82例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2组,对照组41例予西医常规治疗,治疗组41例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予补气升阳方治疗,2组均连续治疗12周。观察2组治疗前后中医症状积分、24 h尿蛋白定量、血白蛋白、肾功能指标变化,比较2组疗效及治疗安全性。结果 2组治疗后面浮肢肿、腰膝酸痛、疲乏无力、食少纳呆、夜尿频繁症状积分均较治疗前明显降低(P均<0.05),且治疗组各项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均<0.05);2组治疗后24 h尿蛋白定量及血肌酐(SCr)、尿素氮(BUN)水平均较治疗前明显降低(P均<0.05),血白蛋白水平及肾小球滤过率(GFR)均较治疗前明显升高(P均<0.05),且治疗组各指标改善情况均明显优于对照组(P均<0.05);治疗组总有效率为80.5%(33/41),对照组为61.0%(25/41),2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2组患者在治疗期间均无明显不良反应发生,肝功能和血常规均正常。结论 补气升阳方联合西医常规治疗能够有效缓解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临床症状,降低24 h尿蛋白定量,提高血白蛋白水平,改善肾功能,有助于延缓疾病进展。
关键词:慢性肾小球肾炎 脾肺气虚型 补气升阳方 尿蛋白 肾功能

慢性肾小球肾炎是一类由多种因素引起的具有多种病理类型的发生于肾小球的慢性免疫炎症性疾病。本病起病较隐匿,进展缓慢,患者以血尿、水肿、蛋白尿、高血压等为主要表现,随着肾功能的逐渐减退,最终导致慢性肾衰竭,是我国终末期肾病的首位病因[1-2]。现代西医对慢性肾小球肾炎的治疗尚缺乏特异方法,常采用免疫抑制剂、激素或对症治疗,虽短期疗效尚可,但病情易反弹,且长期使用不良反应多。近年来发展起来的肾脏移植及肾脏替代疗法虽挽救了众多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的生命,但随着慢性肾衰竭透析患者人数的不断增加,用于透析治疗的费用呈显著增长趋势,给患者家庭及社会医疗体系造成沉重的经济负担。另外,经肾脏移植或肾脏替代法治疗后,仍有相当高比例的患者因各种并发症而导致死亡。因此,探索一种更加有效且安全的治疗方案以改善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临床症状,延缓疾病进展,成为肾内科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中医学历经数千年的发展,其注重辨证论治和整体观念的思想为慢性肾小球肾炎的治疗带来新的契机。且现代中药药理学研究证实,部分中药对抑制免疫复合物沉积、延迟肾间质纤维化、改善肾小球电荷屏障和肾小球蛋白质代谢障碍以及减少血尿和蛋白尿等具有显著的疗效[3-5]。若将中西医两种治疗方案结合起来,选出疗效更优的一种方案,将能够更好地造福患者。基于此,笔者观察了在常规西医治疗基础上加用自拟补气升阳方治疗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的疗效,现将结果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诊断标准
西医诊断参照《肾脏病学》[6]:①起病过程隐匿,病情发展缓慢,肾功能逐渐衰退,后期可出现血肌酐(SCr)、尿素氮(BUN)升高以及电解质紊乱等情况;②持续性血尿和/或蛋白尿,伴有不同程度的水肿或高血压;③肾功能持续性下降;④双肾呈对称性缩小;⑤排除遗传性肾炎和继发性慢性肾小球肾炎。中医诊断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7],辨证为脾肺气虚型:面浮肢肿,腰膝酸痛,疲乏无力,食少纳呆,面色无华,手足不温,自汗,夜尿频繁,小便清长,舌质淡红,舌苔白,脉弱。
1.2 纳入标准
符合上述西医诊断标准及中医辨证标准;年龄18~70岁;慢性肾脏病3期;24 h尿蛋白定量>150 mg;SCr 186~442 μmol/L;本研究患者全部签署知情同意书。
1.3 排除标准
由乙肝相关性肾炎等引起的继发性肾脏病者;合并消化系统、心脑血管、内分泌系统及血液系统等严重病变者;合并全身严重感染、酸碱失衡及电解质紊乱未有效控制者;妊娠期、哺乳期及精神病患者。
1.4 一般资料
选择2018年1月—2019年5月上海市杨浦区控江医院诊治且符合上述标准的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82例,本研究经控江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通过(KJ-2018-02)。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将患者随机分为2组:治疗组41例,男26例,女15例;年龄24~68(50.2±5.1)岁;病程1~7(3.2±0.8)年;病理类型: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5例,膜性肾病6例,系膜毛细血管性肾小球肾炎13例,系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17例。对照组41例,男27例,女14例;年龄26~70(51.3±5.1)岁;病程1~8(3.3±0.1)年;病理类型:局灶节段性肾小球硬化6例,膜性肾病6例,系膜毛细血管性肾小球肾炎13例,系膜增生性肾小球肾炎16例。2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均>0.05),具有可比性。
1.5 治疗方法
1.5.1 对照组
①基础治疗:避免过度劳累,加强休息,低脂低盐饮食,多进食优质蛋白,纠正酸碱失衡和水电解质紊乱,严禁使用肾毒性药物。②口服缬沙坦分散片(鲁南贝特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90092,规格:80 mg)80 mg/次,1次/d;口服氢氯噻嗪片[天子福国际药业(江苏)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32022499,规格:25 mg]25 mg/次,1次/d;口服阿司匹林肠溶片(辰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113013,规格:100 mg)100 mg/次,1次/d;高血糖者给予降糖药物治疗,必要时皮下注射胰岛素,使空腹血糖<7 mmol/L,餐后2 h血糖<11.1 mmol/L。
1.5.2 治疗组
在对照组治疗基础上给予补气升阳方治疗,组方:黄芪、党参、茯苓、忍冬藤、泽泻、土茯苓、漏芦片各30 g,白术、菝葜各20 g,升麻、柴胡各15 g,黄柏10 g,熟大黄、炙甘草各6 g,天龙1条。腰痛严重者加牛膝、续断、巴戟天各15 g;血尿者加白茅根、泽泻、藕节各30 g;水肿严重者加防己、薏苡仁、玉米须各20 g。每2周到院复诊1次,适当辨证加减用药,由医院统一煎煮,1剂/d,分早晚2次服。以4周为1个疗程。
1.6 观察指标
①中医症状积分: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7]制定的症状积分标准,对2组患者治疗前及治疗12周后面浮肢肿、腰膝酸痛、疲乏无力、食少纳呆、夜尿频繁症状进行量化积分,无症状记0分,轻度症状记2分,中度症状记4分,重度症状记6分。②血生化指标:取患者治疗前及治疗12周后空腹外周静脉血3 mL,经肝素抗凝后,离心分离上清液,使用全自动生化仪检测SCr、BUN、肾小球滤过率(GFR)及白蛋白水平。③尿生化指标:收集患者治疗前及治疗12周后尿液,使用全自动生化仪检测24 h尿蛋白量。④临床疗效:治疗12周后,参照文献[7]制定疗效评定标准评估2组疗效。显效:治疗后,患者尿蛋白呈阴性,尿沉渣红细胞计数正常,肾功能恢复正常,水肿等症状、体征基本完全消失,症状积分降低95%以上;有效:治疗后,患者尿蛋白降低50%以上,尿沉渣红细胞计数及肾功能基本恢复正常,临床症状、体征得到显著缓解,症状积分降低70%~95%;稳定:治疗后,患者尿蛋白水平持续降低,肾功能得到一定改善,中医临床症状和体征均得到一定缓解,症状积分降低30%~70%;无效:治疗后,患者相关实验室检查均无未得到任何改善,中医临床症状和体征无明显改善,甚至出现加重,症状积分降低不足30%。总有效率=(显效+有效)例数/总例数×100%。⑤安全性:观察2组患者治疗期间不良反应发生情况。
1.7 统计学方法
应用SPSS 22.0统计软件包进行数据统计学分析。计量资料呈正态分布,用均数±标准差(x¯±s)表示,差异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率的比较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 果

2.1 2组治疗前后中医症状积分比较
2组治疗后面浮肢肿、腰膝酸痛、疲乏无力、食少纳呆、夜尿频繁积分均较治疗前明显降低(P均<0.05),且治疗组各项评分均明显低于对照组(P均<0.05)。见表1。

表1 2组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治疗前后中医症状积分比较(x¯±s,分) 
组别 例数 时间 面浮肢肿 腰膝酸痛 疲乏无力 食少纳呆 夜尿频繁
治疗组 41 治疗前
治疗12周后 2.78±0.38
0.64±0.08①② 3.82±0.46
1.71±0.25①② 2.90±0.32
0.83±0.11①② 2.32±0.34
1.03±0.15①② 3.86±0.51
1.79±0.26①②
对照组 41 治疗前
治疗12周后 2.73±0.35
1.45±0.19① 3.85±0.49
2.52±0.36① 2.94±0.36
1.77±0.28① 2.28±0.37
1.83±0.17① 3.94±0.55
2.63±0.41①

2.2 2组治疗前后血、尿蛋白水平比较
2组治疗后24 h尿蛋白定量均较治疗前明显降低(P均<0.05),且治疗组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2 组治疗后血白蛋白水平均较治疗前明显升高(P均<0.05),且治疗组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2。

表2 2组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治疗前后血、尿蛋白水平比较(x¯±s) 
组别 例数 时间 24 h尿蛋白定量/mg 血白蛋白/(g/L)
治疗组 41 治疗前
治疗12周后 485.28±80.33
104.95±22.16①② 32.11±4.51
43.28±5.09①②
对照组 41 治疗前
治疗12周后 479.32±80.30
135.73±22.29① 31.85±4.43
36.76±4.65①
2.3 2组治疗前后肾功能指标水平比较
2组治疗后SCr、BUN均较治疗前明显降低(P均<0.05),且治疗组明显低于对照组(P均<0.05);2组治疗后GFR均较治疗前明显升高(P均<0.05),且治疗组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3。

表3 2组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治疗前后肾功能指标比较(x¯±s) 
组别 例数 时间 SCr/(μmol/L) BUN/(mmol/L) GFR/(mL/min)
治疗组 41 治疗前
治疗12周后 405.81±15.72
165.43±16.36①② 15.29±2.64
8.37±1.09①② 49.33±4.07
77.89±8.13①②
对照组 41 治疗前
治疗12周后 407.16±15.65
253.17±21.28① 15.23±2.72
12.16±1.79① 48.78±4.90
60.35±8.92①
2.4 2组疗效比较
治疗组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4。

表4 2组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治疗12周后疗效比较 例(%) 
组别 例数 显效 有效 稳定 无效 总有效
治疗组 41 13(31.7) 20(48.8) 6(14.6) 2(4.9) 33(80.5)①
对照组 41 7(17.1) 18(43.9) 11(26.8) 5(12.2) 25(61.0)
2.5 2组安全性评价及不良反应
2组患者治疗期间均未发现明显不良反应,肝功能和血常规均正常。

3 讨 论

现代医学大多认为慢性肾小球肾炎发病机制主要包括免疫反应介导的慢性炎症和非免疫介导性因素[8]。免疫反应介导的慢性炎症主要诱因为免疫复合物的形成和沉积,体外或体内抗原不断刺激免疫系统,使机体内产生相应的抗体,抗体进入血液循环后形成抗原抗体免疫复合物,当在肾小球表面沉积下来后,激活体内炎症反应,引发慢性肾炎。免疫机制是慢性肾小球肾炎的始发机制,另外在此基础上由非免疫机制介导的肾损害因素在慢性肾炎的发生过程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肾脏局部自由基含量过高、内皮细胞受损、凝血机制改变、血流动力学紊乱及炎性细胞过度表达等皆为非免疫机制介导的肾损害因素[9]。目前,临床对慢性肾小球肾炎早期(1~3期)的治疗方案主要为联合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或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抗凝药物及利尿剂等药物进行综合治疗。本研究对照组所用药物中,缬沙坦能够通过对抗血管紧张素Ⅱ1型受体,抑制血管紧张素Ⅱ而促使血管收缩,从而扩张肾小球小动脉,降低肾小球内高压,还能通过改善肾小球滤过膜选择的通透性而减少蛋白尿产生[10]。氢氯噻嗪片能够促进人体内过多的水和钠排出,降低细胞外液容量,有利于减轻水肿症状。阿司匹林能够抑制血小板聚集,减轻免疫炎症反应,降低尿蛋白。以上药物综合应用对慢性肾小球肾炎具有一定的治疗效果,但由于慢性肾小球肾炎病理类型复杂多样,西医常规治疗难以取得理想效果。近年来临床研究表明,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能够更好地缓解和改善患者的临床症状,降低SCr和24 h尿蛋白定量,延缓肾衰竭进程,疗效显著优于单纯西医治疗[11]。
中医将慢性肾小球肾炎归属为“尿血”“水肿”等范畴,其病机关键为肾、肺、脾功能失调,相互制约。肺为上焦,主通调水道之职,肺虚则卫表不固,不能转化成精而化水;脾为中焦,主运化水津之职,脾虚则浊阴不降,清阳不升,土不制水而反克;肾为下焦,司二便,肾虚则固化失司,精微物质失藏,水无所主而妄行。另外,病程日久,大部分患者会因虚致实,常伴有痰浊、瘀血、水湿等病邪。脾肺气虚是慢性肾小球肾炎最为常见的中医证型之一,患者脾虚失运,水津不化,肺失宣降,水道不通,湿邪无路而出,发为水肿,患者表现出面浮肢肿、腰膝酸痛、疲乏无力、畏寒怕冷、夜尿频繁等症。针对脾肺气虚型患者的临床表现,治宜补肺益脾、升阳益气。本研究所用补气升阳方中,黄芪、白术、党参共为君药,其中黄芪升阳固表、补肺益气;白术健脾补气、燥湿利水;党参益肺健脾、补中益气。泽泻、茯苓、柴胡、升麻共为臣药,泽泻利湿消肿;茯苓健脾和胃、渗湿利水;柴胡疏肝升阳、和表解里;升麻升阳举陷。忍冬藤、土茯苓、漏芦片、菝葜、黄柏、熟大黄、天龙共为佐药,忍冬藤、漏芦片清热消肿;土茯苓健脾补气、利湿消肿;菝葜消肿解毒、利湿祛瘀;黄柏燥湿清热;熟大黄凉血泻火,能祛除血中之邪热。炙甘草调和诸药为使,全方配伍严谨。现代药理学研究表明,黄芪具有增强机体免疫功能、促进机体物质代谢、降血压、降血脂、抑制血小板聚集、利尿以及保护肾脏免受炎性细胞等病理因素损伤的作用[12];白术具有镇痛、抗炎、调节脂代谢、调节水液代谢、降血糖、对抗血小板聚集、调节机体免疫力的作用[13];党参具有增强机体免疫力、改善血液流变性、调节血压、抗炎的作用[14];泽泻具有降血脂、降血压、降血糖、抗炎、免疫调节、抗肾炎的作用[15];柴胡具有抗炎、镇痛、增强机体免疫力、对抗肾小球硬化、保护肾脏功能的作用[16];土茯苓具有较好的镇痛、抗炎及免疫抑制作用,能够显著改善肾性高血压大鼠的血液循环,还能改善糖尿病肾病大鼠的肾脏组织形态,对肾病具有较好的治疗作用[17];黄柏具有降血压、降血糖、抑制免疫反应及缓解炎症损害的作用[18];熟大黄对肾脏组织具有一定程度的修复作用,并能提高肾脏排泄毒素的能力[19];炙甘草具有镇痛、抗炎等作用[20]。
本研究结果显示,治疗组治疗后面浮肢肿、腰膝酸痛、疲乏无力、食少纳呆、夜尿频繁症状积分及24 h尿蛋白定量均明显低于对照组,血白蛋白水平、GFR及临床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提示补气升阳方联合西药治疗脾肺气虚型慢性肾小球肾炎能够显著改善患者症状,提高临床治疗效果。提示补气升阳方联合西药治疗能够有效缓解慢性肾小球肾炎患者临床症状,降低24 h尿蛋白定量,提高血白蛋白水平,改善肾功能,有助于延缓疾病进展。
利益冲突:所有作者均声明不存在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 晋中恒,蒋松,王建华,等.健脾益肾清化法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气虚湿热瘀阻证蛋白尿、血尿的临床疗效观察[J].河北中医,2017,39(6):819-824;843.
[2] 王雁,周乐,李伟.益肾化湿颗粒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脾虚湿盛证的临床疗效[J].实用医学杂志,2016,32(16):2749-2751.
[3] 赵京生,杨君,林新伟,等.康肾口服液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的临床研究[J].河北中医,2016,38(9):1317-1320.
[4] 俞东容,洪郁芝,王永钧.雷公藤在肾脏病领域的应用及机制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02,3(9):554-555;558.
[5] 罗海清,梁东,刘华锋.肾间质纤维化的形成机制及中药防治作用[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04,5(7):432-434.
[6] 王海燕.肾脏病学[M].3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937.
[7]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156-162;163-168.
[8] Paust H J,Ostmann A,Erhardt A,et al.Regulatory T c-ells control the Th1 immune response in murine crescentic glomerulonephritis[J].Kidney Int,2011,80(2):154-164.
[9] 闫梦苗,宣瑞红.慢性原发性肾小球肾炎发病机制研究进展[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80):57-60.
[10] 李姝.缬沙坦分散片联合前列地尔注射液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疗效观察[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8,12(16):86-88.
[11] 汪六林,宋恩峰.中西医结合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的Meta分析[J].西部中医药,2014,27(5):60-63.
[12] 吴娇,王聪.黄芪的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新乡医学院学报,2018,35(9):755-760.
[13] 张晓娟,左冬冬.白术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研究新进展[J].中医药信息,2018,35(6):101-106.
[14] 樊长征,洪巧瑜.党参对人体各系统作用的现代药理研究进展[J].中国医药导报,2016,13(10):39-43.
[15] 邢增智,陈旺,曾宇.泽泻的化学成分与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中医药导报,2017,23(15):75-78.
[16] 江楠,于靖,杨莉,等.中药柴胡皂苷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J].环球中医药,2018,11(5):796-800.
[17] 范九梅,马卓.土茯苓药学研究概述[J].安徽农业科学,2018,46(8):36-37;57.
[18] 孙森凤,张颖颖,褚万春.黄柏药理作用的研究进展[J].山东化工,2017,46(14):99-100.
[19] 王云,张雪,麻印莲,等.熟大黄的炮制、药效及临床应用研究进展[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8,24(24):219-226.
[20] 张玉龙,王梦月,杨静玉,等.炙甘草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上海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29(3):99-102.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