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现状及心理状况调查

护理论文 2020-08-17 08:3994未知xhm
  摘要:目的 调查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现状及心理状况,并分析其影响因素。方法 2018年7月—2019年7月选取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106名为调查对象,采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进行心理状况调查并进行统一的健康检查,根据检查结果将医护人员分为健康组(n=50)和非健康组(n=56),收集各位调查对象的基础资料、临床检查结果进行分析。结果 106例骨科医护人员中健康状况异常42名,心理状况异常29名,其中身体健康和心理均异常的有15名,总异常人数占52.83%(56/106)。在单因素分析中,健康组与非健康组人员在性别、民族、体质指数(BMI)、吸烟史、饮酒史、家庭年收入、学历层次及职称等比较中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而年龄、工作年限、婚姻状况及工作岗位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高龄、长工作年限、已婚、从事护理工作是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现状及心理状况异常的主要危险因素。结论 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状况堪忧,其中高龄、长工作年龄、已婚及从事护理工作是健康状况异常的主要危险因素,须加强对此类人群的健康筛查及心理辅导工作。
  关键词:骨科 医护人员 健康现状 心理状况 影响因素

  骨科是临床科室重要的组成部分,而骨科收治的患者多是肢体骨骼创伤、畸形和病变。创伤类的疾病,患者的活动功能严重受限,医护人员对其进行诊疗活动时,需要对患者进行搬运、翻转和患者体位的矫正等[1-2]。而且骨科手术多存在手术时间长及术中耗费医护人员大量的体力,长此以往对骨科医护人员的健康状况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同时,医护人员自身的因素也有可能影响其日常工作状况,加之诊疗患者的因素,使得骨科医护人员在日常工作中出现身体健康状况异常及心理健康状况异常等[3-4],对医护人员的正常生活状态和日常工作等有着严重的负面影响。近几年随着关注度的不断提高,骨科医护人员的健康状况、心理状态也逐步引起了广泛关注,对医护人员进行的年度健康检查工作也逐步得到重视[5-6]。为此,有必要对骨科医护人员的身体健康状况、心理健康状况进行综合全面的调查,并对影响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状况的因素进行分析探讨,以期为骨科医护人员的职业健康教育提供理论依据,这对提高骨科医护人员的健康质量有着重要意义[7-8]。我们基于上述背景,以西京医院骨科医护工作者为调查对象,于2018年7月—2019年7月开展了相关的调查,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2018年7月—2019年7月选择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106名进行调查。纳入标准:(1)均为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2)工作年限≥1年;(3)精神状态、认知功能正常,无精神疾病史;(4)受试者均接受统一的健康检查和心理健康状况问卷调查;(5)所有人员对调查研究工作知情了解,并签署书面协议书。排除标准:(1)近期患有重大疾病;(2)新入职的工作人员,工作时间<1年;(3)处于妊娠哺乳期的工作者;(4)基础资料、检查结果资料不完整或缺失的工作者。其中男性60名,女性46名;年龄22~55岁,平均(41.27±12.38)岁;工作年限1~25年,平均(13.82±7.58)年;体质指数(BMI)20~26 kg/m2,平均(22.42±2.09)kg/m2;汉族99名,少数民族7名;吸烟史:有15名,无91名;饮酒史:有20名,无86名;学历层次:大专12名,本科56名,研究生38名;家庭年收入:<5万元21名,5~15万元54名,>15万元31名;婚姻状况:已婚60名,未婚46名;职称:初级60名,中级39名,高级7名;工作岗位:医生38名,护士68名。本研究经西京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1.2 方法
  1.2.1 一般资料调查
  设计一般资料调查表,内容包括每位工作者的基本信息:年龄、性别、民族、家庭年收入、身高、体重、学历、工作年限、工作岗位、职称、疾病史、婚姻情况、吸烟及饮酒情况等。
  1.2.2 心理健康状况调查
  采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评估受试者的心理健康状况,量表分为90项,每项按1~5分进行分级评分,总得分超过160分表明受试者存在一定的心理异常状况[9]。
  1.2.3 体格检查
  所有调查对象进行统一的健康检查,检查内容包括血常规、体质量、尿常规、心电图、脑电图、甲状腺功能五项、肝功能八项、肝脾胆胰肾彩色超声和胸片检查等。
  1.2.4 分组
  根据调查对象的健康检查结果及心理健康状况将其分为健康组和非健康组。健康检查结果有一项异常或出现心理健康状况异常即确定为非健康人群纳入非健康组,无任何指标异常则纳入健康组。
  1.3 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21.0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人(%)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或Fisher确切概率法;影响因素分析采用logistic多元回归分析,检验水准为α=0.05。

  2 结果

  2.1 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状况及心理状况
  结果显示,106例骨科医护人员中健康状况异常的有42名,心理状况异常的有29名(27.36%),主要表现为焦虑、抑郁、情绪不安和烦躁等,其中身体健康和心理均异常的有15名,总异常人数占比为52.83%(56/106)。
  2.2 影响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状况及心理状况的单因素分析
  健康组与非健康组人员性别、民族、BMI、吸烟史、饮酒史、家庭年收入、学历层次及职称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年龄、工作年限、婚姻状况、工作岗位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非健康组的年龄、工作年限、已婚、从事护理工作的比例高于健康组。见表1。
  表1 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状况的单因素分析
  
  2.3 影响骨科医护人员健康及心理状况的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
  以工作者出现非健康状况为因变量,以表1中有统计学意义的因素为自变量,进行logistic回归分析,赋值见表2。结果显示,高龄、长工作年限、已婚及从事护理工作是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现状及心理状况异常的主要危险因素(均P<0.05)。见表3。
  表2 影响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状况的logistic回归分析变量赋值
  
  表3 影响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状况的logistic回归分析
  

  3 讨论

  骨科是医院临床科室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据相关报道显示,骨科医护人员在健康检查结果中健康状况异常发生率要高于同期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10-11],表明了骨科医护人员工作的特殊性会给其身心健康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随着重视程度的提高,目前对于医院工作人员的职业教育和生命健康状况的关注度也在不断提升[12]。因此,对于骨科医护人员的身体健康状况、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分析及影响因素的探讨对于提高骨科医护人员的身心健康状态有着重要作用,对于进一步提高医护人员的诊疗工作质量也有着良好的保证。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纳入本次调查的106名骨科医护人员中,身体健康状况异常42名,心理状况异常29名,同时存在身体和心理健康异常医护人员15名,总异常人数占52.83%(56/106),健康状况异常人数超过50%,略高于文献[13]报道的结果。表明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的健康状况欠佳,应引起医院管理人员的足够重视。
  在单因素分析中,健康组、非健康组在性别、民族、BMI、吸烟史、饮酒史、家庭年收入、学历层次及职称等资料比较中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均P>0.05),而年龄、工作年限、婚姻状况、工作岗位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非健康组人员的年龄、工作年限、已婚比例、从事护理工作比例均高于健康组。进一步经多因素分析显示,高龄、长工作年限、已婚、从事护理工作是骨科医护人员身心健康状况异常的主要危险因素。工作人员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超过50岁以后步入中老年阶段,机体各项功能也在不断的下降,难以轻松应对日常繁杂的骨科诊疗工作,进而使得医护人员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出现一系列的身心健康状况异常现象,因此对于高龄的医护人员应加强健康检查和监督工作[14-15]。工作年限对于医护人员健康状况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从事骨科医护工作年限的不断延长,对于日常大工作量的诊疗工作的忍耐力不断减弱,医护人员的身体健康状况也受到一定的影响,同时繁杂的日常工作也会使得部分医护人员出现情绪上的波动,进而对其心理健康状况产生影响[16]。医护人员的婚姻状况也是影响其身心健康的一个因素,对于多数已婚人员而言,除了日常的诊疗工作外,还需要分心于家庭中的一些事物,进一步增加了此类人群的生活和工作压力,久而久之对医护人员的健康状况造成负面影响,同时家庭中的一些繁杂事务也是医务人员产生不良情绪的主要诱因,并可能将这种不良情绪带到日常工作中,因此对于此类工作人员应加强职业健康教育,指导这类医务人员处理好家庭生活与单位工作间的关系[17-18]。另外,我们还发现骨科医护人员中,从事护理工作的身心健康异常比例要高于医师,这可能是骨科患者的日常护理工作繁杂,且骨折损伤患者活动功能严重受限,护理过程中需要对患者进行搬运、翻转和患者体位的矫正等[19],而大多数护理人员均为年轻女性,难以完全胜任这种偏向于体力工作的护理工作,因此对于主要从事护理工作岗位的医务人员,应加强对其每年的健康检查,同时做好其职业教育工作,促进其身心健康的全面发展[20-21]。
  总之,西京医院骨科医护人员健康状况欠佳,有超过50%的骨科医护人员存在身体健康状况和心理健康状况异常的现象。经单因素和多因素分析得到,高龄、长工作年限、已婚及从事护理工作是诱发医护人员健康状况异常的主要危险因素。因此,在骨科医护人员日常工作中,应加强对高龄、长工作年限、已婚及从事护理工作人群的健康筛查及心理辅导工作。
  
  参考文献
  [1]李晓琳,刘聚源.某三甲医院对医务人员实施健康干预的效果[J].解放军预防医学杂志,2018,28(6):170-172.
  [2]MIRABEDINI SA,HASHEMI SMEF,ASIABAR AS,et al. Out-ofpocket and informal payments in Iran's health care system: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Med J Islam Repub Iran,2017,31(1):401-409.
  [3]吕霄,王雄虎,武丽,等.某省妇幼保健院女性医务人员生殖健康现状及其职业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2018,36(6):419-421.
  [4]黄国梅,简平,周小利,等.高职护理专业学生心理健康状况及原生家庭相关影响因素分析[J].预防医学情报杂志,2019,25(5):428-431.
  [5]WALASZEK M,KOLPA M,ROZANSKA A,et al. Practice of hand hygiene and use of protective gloves:Differences in the perception between patients and medical staff[J]. Am J Infect Control,2018,46(9):1267-1272.
  [6]胡开红,齐秀丽.儿科医务人员工作压力、应对方式与心理健康状况相关性调查分析[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9,38(7):279-282.
  [7]ROSBERGEN ICM,BRAUER SG,FITZHENRY S,et al. Qualitative investigation of the perceptions and experiences of nursing and allied health professionals involved in the implementation of an enriched environment in an Australian acute stroke unit[J]. BMJ Open,2017,7(12):226-229.
  [8]VACHON M,VEILLEUX MC,MACOIR J. Promoting the maintenance of satisfactory communication:strategies used by caregivers and medical staff with people suffering from Alzheimer's disease[J]. Geriatr Psychol Neuropsychiatr Vieil,2017,15(2):185-195.
  [9]王姿欢,叶研,沈壮,等.女性医护人员症状自评量表(SCL-90)结果分析[J].中华劳动卫生职业病杂志,2018,36(10):745-748.
  [10]张磊,吴皓,堵明辉,等.规范化培训住院医师心理健康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医学教育杂志,2018,38(5):694-698.
  [11]王金龙,殷文渊,张洪龙,等.中国援外医疗队员一般心理健康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19,40(5):574-579.
  [12]SHIDHAYE R,GARMAN EC,MURHAR V,et al. Community,facility and individual level impact of integrating mental health screening and treatment into the primary healthcare system in Sehore district,Madhya Pradesh,India[J]. British Med J Global Health,2019,4(3):1344-1349.
  [13]陈金财,项卫卫,曾文添,等.赣南地区骨科医师工作倦怠和心理健康现状调查及对策研究[J].江西医药,2016,38(12):78-81.
  [14]CHO JY,PARK JH,KIM J,et al. Factors associated with quality of death in Korean ICUs as perceived by medical staff:A multicenter cross-sectional survey[J].Crit Care Med,2019,37(8):1-9.
  [15]于翔,樊洁.骨科医护人员心理健康状况调查研究[J].中外医疗,2009,28(35):276-278.
  [16]马岚.基层医院医护人员心理健康管理模式构建研究[J].医院管理论坛,2018,28(6):128-130.
  [17]REBECCA CH,GRAHAM-WISENER L,FINUCANE A,et al. 21Explor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a mindfulness-based intervention for staff in a palliative care setting[J]. BMJ Support Palliat Care,2017,7(3):354-359.
  [18]马玲彦.临床护士心理压力源及应对方式调查分析[J].心理月刊,2018(5):83-84.
  [19]石荣光,董丽,夏季芳,等.骨科护士心理健康状况调查与压力源的构成分析[J].山西医药杂志,2018,47(9):999-1001.
  [20]何乾峰,王伯良,慕彩妮,等.地震灾难对军队医护人员应急救援时心理健康的影响[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8,34(17):1314-1316.
  [21]姚久华.创伤骨科护理人员心理压力分析及应对方式[J].现代养生,2014(2):222.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SD-WAN mpls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