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联合中药治疗儿童单纯性肥胖症的效果

医学论文 2020-09-16 08:11196未知xhm
  摘    要:目的 探讨针灸联合中药治疗儿童单纯性肥胖症的效果。方法 选取2018年1月~2019年1月我院收治的100例单纯性肥胖症患儿作为研究对象,按照计算机随机化方法分为实验组(50例)与对照组(50例)。实验组采用中医针灸与中药联合的中医综合治疗方法,对照组采用中医针灸治疗方法。两组均实施2个疗程(2个月)的治疗,比较两组的生化指标、体重指数(BMI)、血清瘦素水平的差异。结果 两组治疗后高密度脂蛋白(HDL)、总胆固醇(TC)、空腹血糖(FBG)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实验组治疗后的低密度脂蛋白(LDL)、三酰甘油(TG)、胰岛素(FINS)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治疗后的BMI、血清瘦素水平低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实验组治疗后的BMI、血清瘦素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实验组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单纯性肥胖症患儿接受中医综合治疗,能够有效降低其血清瘦素、BMI、FINS、血脂等水平,获得较好的治疗效果。
  关键词:中医综合治疗 儿童 单纯性肥胖症 瘦素 体重指数

  肥胖是患者长时间摄入超过消耗的能量,使得体内过多能量,通过脂肪的形式在体内储存,且已经达到了对健康损害的程度[1]。经调查显示,95%的儿童肥胖者,为单纯性肥胖。单纯性肥胖是将先天性遗传疾病、神经内分泌疾病、代谢疾病所致病理性、继发性肥胖排除,仅由某种生活行为因素,而引发的肥胖[2]。儿童单纯性肥胖症在我国的发生率呈逐渐升高的趋势,尤其是东部发达区域[3]。肥胖不仅会对儿童的健康造成影响,且其肥胖会向成人延续,较易引发痛风、胆石症、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4],因此,加强儿童单纯性肥胖症患者的有效治疗干预,十分必要。以往对儿童单纯性肥胖症控制的方法主要为控制饮食、增加运动等,虽然可获得一定的效果,但是其效果并不理想,且儿童的依从性较低。中医认为,肥胖是脾肾气虚,机体清浊相混,未化为精血,以膏脂痰浊的方式内蕴,从而导致肥胖[5]。儿童肥胖症与成人相比,存在一定的差异性,中医治疗儿童肥胖症的方法较多,包括运动行为疗法、穴位推拿按摩法、针灸针刺法、中医药疗法等,其中中医针灸、中医药疗法的应用效果更为显着[6]。为探究单纯性肥胖症患儿接受中医综合治疗的效果以及对血清瘦素的影响,本研究以我院收治的100例单纯性肥胖症患儿为研究对象,分组实施中医针灸治疗、中医针灸与中药联合的中医综合治疗,对两组的治疗结果进行分析,总结中医针灸与中药联合的中医综合治疗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1月~2019年1月我院收治的100例单纯性肥胖症患儿作为研究对象,按照计算机随机化方法分为实验组(50例)与对照组(50例)。实验组患儿中,年龄2~14岁,平均(6.53±1.58)岁;病程1~4年,平均(2.02±0.51)年;其中轻度肥胖者16例,中度肥胖者29例,重度肥胖者5例;男25例,女25例。对照组患儿中,年龄3~14岁,平均(6.29±1.62)岁;病程1~5年,平均(2.10±0.49)年;轻度肥胖者17例,中度肥胖者30例,重度肥胖者3例;男27例,女23例。两组患儿的年龄、病程、肥胖程度、性别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已通过我院医学伦理委员会的批准。纳入标准:(1)确诊存在儿童单纯性肥胖症,即超出同性别、同年龄体重指数(BMI)的95%;(2)患儿和其家属均知情同意参与本研究。排除标准:(1)遗传性、病理性肥胖症者;(2)激素等药物引发肥胖者;(3)合并肝肾心等严重疾病者;(4)难以积极对本研究配合者。
  1.2 方法
  对照组实施中医针灸治疗,采用电针治疗仪(南京小松医疗仪器研究所XS-998B06型)、华佗牌针灸针(一次性)为患儿实施针灸治疗,32号毫针,15寸。选择患者的气海穴、中脘穴、水道穴、天枢穴、大横穴,以此调理气机、益气、补脾肾,若患者为积食型,则加巨虚穴;若患者湿重,则加阴陵泉穴;若患者脾气虚,则加足三里穴。确定穴位后,做好局部消毒工作,刺入毫针,首先实施捻转补法,得气后,以电针治疗仪连接,以疏密波实施治疗。每个穴位进行15 min的治疗,每周3次治疗,隔日治疗1次,1个月为1个疗程,连续进行2个疗程的治疗。
  实验组则实施中医针灸与中药联合的中医综合治疗,即在对照组的基础上,实施中药治疗,其基本方为二陈汤,包括半夏7 g、橘红7 g、茯苓10 g、生姜6 g、乌梅9 g、甘草6 g,若患者为食积型,则加山楂9 g;若患者为湿重型,则加虎杖7 g;若患者脾气虚,则加党参10 g,药物水煎,患者口服用药,每天1剂,分早晚两次用药。1个月为1个疗程,连续进行2个疗程的治疗。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对两组治疗效果、治疗后生化指标水平、治疗前后BMI及血清瘦素水平进行比较。
  效果评价:参考《儿童肥胖的筛查标准及治疗措施研究进展》[7]中的内容。治愈:BMI恢复至正常范围(18.5~22.9 kg/m2);显效:BMI降低4 kg/m2以上,但是未达正常水平;有效:BMI降低2~4 kg/m2;无效:未达到以上标准。总有效=治愈+显效+有效。
  生化指标水平:主要为低密度脂蛋白(LDL)、高密度脂蛋白(HDL)、三酰甘油(TG)、总胆固醇(TC)、胰岛素(FINS)、空腹血糖(FBG)。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0.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s)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生化指标水平的比较
  两组治疗后HDL、TC、FBG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实验组治疗后的LDL、TG、FINS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表1 两组生化指标水平的比较(±s) 
  
  2.2 两组治疗前后BMI、血清瘦素水平的比较
  两组治疗前BMI、血清瘦素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治疗后的BMI、血清瘦素水平低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实验组治疗后的BMI、血清瘦素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表2 两组治疗前后BMI、血清瘦素水平的比较(±s) 
  
  2.3 两组治疗总有效率的比较
  实验组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

  表3 两组治疗总有效率的比较[n(%)] 
  

  3 讨论

  瘦素属于肥胖基因编码的相关产物,由脂肪细胞所表达,是脂肪组织所分泌的多肽激素,瘦素能够感受体脂总量的具体变化情况。血清瘦素较易通过人体血脑屏障,进入其脑组织中,于下丘脑,结合其受体,以神经递质作用,协同自主神经系统,对机体能量代谢、摄食行为等调节,导致食欲下降、活动增多、产热增加,促进机体体重的下降,并将体重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8]。同时,血清瘦素还可对胰岛素分泌抑制,调节糖代谢以及脂质代谢。
  本研究结果显示,两组治疗后HDL、TC、FBG水平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实验组治疗后的LDL、TG、FINS、BMI、血清瘦素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中医针灸与中药联合的中医综合治疗,不会对单纯性肥胖症患儿的血糖水平造成明显的影响,但是能够改善患儿的血脂、胰岛素以及血清瘦素水平,降低BMI。中医认为,小儿脾胃娇弱,较易出现运化功能失调的情况,加之小儿嗜食肥甘厚味食物、饥饱不知自调,导致痰湿内生、脾胃失健,聚集为膏脂,内而脏腑经络,外而四肢百骸,出现肥胖[9]。小儿稚阴未长,为纯阳之体,在痰浊内积时,较易聪阳化热,导致痰热内蕴,因此,单纯性肥胖症患儿,其主要的病变部位为脾胃,为患儿实施治疗,应以运脾降浊、清热化痰为主来调整患儿的脾胃,促进其运化功能的恢复[10-11]。
  中医针灸与中药联合治疗儿童单纯性肥胖症,能够获得较好的效果,中药方剂中的半夏可降逆和胃、燥湿化痰[12];橘红可祛痰理气燥湿,和胃止呕、行气化痰;茯苓可祛湿旺脾、健脾渗湿;乌梅能够收敛肺气,与半夏联合应用,能够祛痰不伤正;甘草能够对药性调和[13]。食积型患者加山楂,能够获得健脾胃、消食化积的效果;湿重型患者加虎杖,能够起到活血定痛、解毒化痰、清热利湿的效果;气脾虚型患者加丹参,能够扶正祛邪、健脾益气生津。针灸可对脾胃二经调节,不仅可健运水湿,且可调畅气机,振奋阳气,促进患者机体能量的代谢[14]。针灸治疗儿童单纯性肥胖症,能够调节患儿的神经系统,延迟胃排空的速度,降低胃活动水平,控制胃酸的分泌量,从而纠正患儿的异常食欲。同时,针灸治疗,可调节交感、肾上腺皮质系统以及下丘脑-垂体-肾上腺皮质系统,纠正其内分泌紊乱的情况[15]。
  综上所述,中医综合治疗儿童单纯性肥胖症,不仅可改善患儿的生化指标水平,且可降低患儿的BMI以及血清瘦素水平,意义重大,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周芳,侯春光,徐芝芳,等.防风通圣散治疗肥胖儿童高胰岛素血症的临床研究[J].中国中医药科技,2016,23(4):388-390.
  [2]赵申,骆强.肥胖儿童血清脂肪细胞因子水平与糖脂代谢、微炎症状态的关系[J].海南医学院学报,2016,22(19):2335-2338.
  [3]辛妍妍,丛德雨,张伟,等.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高中生超重肥胖现状及中医干预探讨[J].中国医药导报,2018,15(35):50-53.
  [4]刘芳.儿童腹型肥胖与体内炎性因子水平及代谢综合征的关系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2016,31(15):3050-3052.
  [5]黄纯,谈驰,王新,等.学龄前儿童单纯性肥胖神经行为与血清IGF-1GH水平的关系[J].河北医学,2019,25(2):211-215.
  [6]姚婷,赵鋆.加味二陈汤联合耳穴疗法治疗60例儿童单纯性肥胖病临床疗效观察[J].天津中医药,2019,36(2):145-147.
  [7]王星云,刘洋,闻德亮.儿童肥胖的筛查标准及治疗措施研究进展[C].2015肥胖与体重管理学术会议暨第二届金陵建康管理论坛论文集.2015:225-229.
  [8]邱玉玲,李永萍,王若曦,等.心理-饮食-运动干预治疗儿童单纯性肥胖症的临床效果分析[J].养生保健指南,2019,18(13):74.
  [9]王俊男,闫枫尚,程志远,等.中医治疗单纯性肥胖研究近况的知识图谱分析———基于CNKI文献数据库[J].中医临床研究,2018,10(9):47-50.
  [10]Han K,Bose S,Wang JH,et al.Contrasting effects of fresh and fermented kimchi consumption on gut microbiota composition and gene expression related to metabolic syndrome in obese Korean women[J].Mol Nutr Food Res,2015,59(5):1004-1008.
  [11]任媛媛,张文静,王欣,等.穴位埋线对胃肠实热型肥胖患者饮食行为的临床研究[J].陕西中医,2019,40(5):661-663,670.
  [12]黄纯,谈驰,王新,等.单纯性肥胖学龄前儿童血清瘦素、胰岛素抵抗、内分泌激素及血脂与生长发育的关系研究[J].中国医药科学,2018,8(23):21-23,30.
  [13]兰思杨.针灸耳穴配合中医定向透药治疗脾虚痰阻型肥胖伴高脂血症临床研究[J].陕西中医,2018,39(7):950-952.
  [14]He X,Wang J,Li M,et al.Eucommia ulmoides Oliv:Ethnopharmacology, phytochemistry and pharmacology of an important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J].J Ethnopharmacol,2014, 151(1):78-92.
  [15]叶亚月,徐娜.中医路径化护理管理措施在肥胖型2型糖尿病患者应用的统计分析[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8,18(3):331-334.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