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强度聚焦超声治疗子宫切口妊娠的效果和安全性

医学论文 2020-09-11 08:15174未知xhm
  摘    要:目的 探讨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治疗子宫切口妊娠的效果和安全性。方法 选取重庆市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2015年12月~2018年12月收治的130例行子宫切口妊娠术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65例)与观察组(65例)。对照组采用子宫动脉介入栓塞术治疗,观察组采用HIFU治疗。比较两组患者的围术期指标、β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β-HCG)水平以及不良事件发生情况。结果 观察组的血β-HCG恢复正常时间、住院天数短于对照组,阴道出血量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5 d后,观察组的血β-HCG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的不良事件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HIFU治疗子宫切口妊娠效果显着,可缩短患者住院时间,减少阴道出血量,促进血β-HCG水平恢复,同时降低术后不良事件发生率,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
子宫切口妊 高强度聚焦超声 子宫动脉介入栓塞术 围术期指标 β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 不良反应

  子宫切口妊娠是较为常见的妇科疾病,临床表现为阴道不规则出血、持续腹痛等,易被误诊为早孕而行药物流产,可导致阴道大出血、子宫切除,病情危急时甚至可威胁患者生命[1]。既往临床常采用子宫动脉介入栓塞术以及高强度聚焦超声(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HIFU)治疗此疾病,其中HIFU是一种微创、安全有效且恢复较快的方式,已被广泛应用于子宫切口妊娠治疗中,但目前医学界关于对比两种治疗方式临床疗效的相关研究较少[2-3]。基于此,本研究旨在探讨HIFU治疗子宫切口妊娠的效果和安全性,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重庆市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2015年12月~2018年12月收治的130例行子宫切口妊娠术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按照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65例)与观察组(65例)。对照组中,年龄23~42岁,平均(31.84±4.72)岁;停经天数33~68 d,平均(51.26±6.37)d;孕次1~3次,平均(1.97±0.46)次;体重指数(BMI)21.5~24.0 kg/m2,平均(22.41±0.57)kg/m2。观察组中,年龄24~41岁,平均(31.79±4.78)岁;停经天数31~69 d,平均(51.14±6.43)d;孕次1~4次,平均(2.01±0.54)次;BMI 21~24.5 kg/m2,平均(22.32±0.61)kg/m2。两组的年龄、停经天数、孕次、BMI等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经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后开展且患者及其家属均自愿签署知情同意书。纳入标准:(1)均经超声、MRI以及宫腔镜等影像学检查确诊为子宫切口妊娠;(2)阴道不规则流血并伴有不同侧腹痛;(3)血β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β-HCG)水平为2500~40 000 ng/ml。排除标准:(1)合并精神类疾病者;(2)合并心、肝、肺等器官功能严重障碍者;(3)凝血功能障碍者;(4)对本研究所用药物具有过敏史者;(5)对本研究具有干扰性疾病者;(6)中途退出本研究或未完成相关数据随访统计者;(7)参与研究者依从性不高者。
  1.2 方法
  1.2.1 常规治疗
  两组患者入院后均予以子宫切口妊娠常规治疗,包括药物治疗、止血止痛及维持电解质平衡等,其中药物治疗中,予以两组患者注射用甲氨蝶呤(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批号:20140107、20170501,规格:0.1 g/支)肌内注射,用量为15~30 mg/d,1次/d。
  1.2.2 子宫动脉介入栓塞术
  对照组患者予以子宫动脉介入栓塞术,采用局部麻醉及消毒铺巾处理,取患者右侧股动脉,采用Seldinger技术于子宫切口部位进行穿刺处理,穿刺成功后轻缓置入5F导管鞘,顺导管鞘置入导丝与导管并将导管送至子宫动脉处,此操作完成后退出导丝并注入6 ml造影剂,然后行子宫动脉造影操作,术中造影剂注入速度控制在2 ml/s,注入50 mg注射用甲氨蝶呤(浙江海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批号:20140403、20160502,规格:5 mg/支)至子宫动脉,采用明胶海绵颗粒行栓塞处理,术毕对穿刺点进行压迫包扎处理,术后1~3 d行刮宫术。
  1.2.3 海扶刀(HIFU)治疗
  观察组患者予以HIFU治疗,具体内容如下。术前嘱咐患者适度保持膀胱充盈,取俯卧位,将治疗区皮肤置于脱气治疗水介质中,采用HIFU肿瘤治疗系统(绵阳索尼克电子有限责任公司,型号:CZ901)进行治疗,设定参数,其中输出功率为1200 W,介质温度为35℃左右,占空时间为0.18 s,单元发射时间为0.15 s,层距为3 mm。对妊娠囊进行热辐照操作,1 h/次,1次/d,连续治疗3 d,然后依据患者血β-HCG改善情况适当增加治疗次数。两组术后随访3个月。
  1.3 观察指标
  记录并比较两组患者的围术期指标、β-HCG水平以及不良事件发生情况。(1)围术期指标:包括血β-HCG恢复正常时间、住院天数以及阴道出血量;(2)血β-HCG水平检测:采用HS-84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沈阳市昂扬科技有限公司)测定两组治疗前、治疗5 d后的血β-HCG水平;(3)不良事件:包括子宫缺血坏死、发热以及腹痛。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20.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用均数±标准差表示,两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率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围术期指标的比较
  观察组的血β-HCG恢复正常时间、住院天数短于对照组,阴道出血量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1)。
  表1 两组围术期指标的比较
  
  2.2 两组治疗前后血β-HCG水平的比较
  两组治疗前的血β-HCG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5 d后,两组患者的血β-HCG水平低于治疗前,且观察组的血β-HCG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2)。
  表2 两组治疗前后血β-HCG水平的比较
  
  2.3 两组不良事件总发生率的比较
  观察组的不良事件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3)。
  表3 两组不良事件发生情况的比较[n(%)]
  

  3 讨论

  子宫切口妊娠是一种较为少见的异位妊娠,指的是妊娠物种植于剖宫产子宫切口瘢痕处,而妊娠物位于子宫腔外且其四周被子宫肌层以及纤维瘢痕组织包围[4]。其主要发病机制目前尚不明确,部分学者认为子宫切口处存在裂隙导致妊娠囊种植于其中,还可能因剖宫产切口处血供不足引起瘢痕修复不完全,导致切口愈合不良[5-6]。药物治疗、介入治疗以及HIFU治疗为目前临床用于治疗子宫切口妊娠的主要手段,其中药物治疗后刮宫术中阴道出血较多,严重时需转行子宫切除术或病灶切除术,不利于患者预后[7]。相关研究证实,介入治疗与HIFU治疗对于子宫切口妊娠均具有显着效果,但目前医学界关于两者临床疗效比较的专项研究较少[8]。
  本研究将介入治疗与HIFU治疗用于子宫切口妊娠,观察其对于患者围术期指标、β-HCG水平以及不良事件发生的影响情况,结果显示,观察组的血β-HCG恢复正常时间、住院天数短于对照组,阴道出血量少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5 d后,观察组的血β-HCG水平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的不良事件总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HIFU治疗子宫切口妊娠效果显着,可缩短患者住院时间,减少阴道出血量,调节血β-HCG水平,同时降低术后不良事件发生率。分析其原因在于介入治疗可导致患者卵巢衰竭或子宫内膜萎缩,进而引发闭经现象[9]。相关研究显示,其对于年龄较大患者的卵巢功能影响更大,严重影响患者预后[10]。此外,患者接受介入治疗2~3 d后需行刮宫术以达到治愈效果。HIFU主要通过体外HIFU波以合理途径将其聚焦于体内病灶区域,其是一种无创高温热疗技术,主要工作原理为将超声波聚焦于局部病灶使其温度升高至65℃以上,使细胞蛋白发生变性,最终起到使局部病灶区域凝固性坏死的效果[11]。HIFU在治疗子宫妊娠切口中主要将超声波聚焦于胚胎以及孕囊四周滋养血管引起胚胎缺血性坏死,此过程中,HIFU可使妊娠囊温度达到65~90℃,进而引导组织凝固性坏死,脱落后排出体外,以达到治疗效果[12]。此外,在超声波作用下,可使附着于子宫瘢痕胎盘的血管胶原蛋白变性,造成其血管闭塞,继而达到清除胚胎的效果,同时能够降低患者阴道出血量,减小患者子宫损伤,促使血β-HCG水平快速下降[13]。相较于传统介入治疗,HIFU治疗具有无需麻醉、无需住院、无侵入性、可重复性等优势,可最大程度降低患者机体损伤[14]。然而HIFU临床治疗子宫妊娠切口时仍存在以下局限性:(1)治疗期间患者需持续憋尿且保持俯卧位达1 h,这使得患者因长时间憋尿以及俯卧产生不适感;(2)相较于介入治疗,HIFU治疗周期较长,一般周期为7 d左右;(3)由于HIFU为非直视下治疗,不可实时观察治疗效果[15]。因此,HIFU治疗前应充分询问患者意愿,得到患者同意后方可进行治疗,以免治疗中患者产生不适退出治疗。
  综上所述,HIFU治疗子宫切口妊娠的效果显着,可缩短患者住院时间,减少阴道出血量,调节血β-HCG水平,同时降低术后不良事件发生率,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魏杏茹,高艳华,董巍巍,等.高强度聚焦超声消融治疗剖宫产术后子宫瘢痕部位妊娠的疗效[J].解放军医学院学报,2017,38(11):1040-1042.
  [2]余梁,周丽芬,含笑,等.子宫动脉化疗栓塞术联合清宫术治疗瘢痕妊娠疗效评价及影响因素分析[J].实用放射学杂志,2019,35(6):956-959.
  [3]吕燕芬,陆永萍,孙月.子宫动脉栓塞术介入治疗剖宫产疤痕妊娠后的超声观察分析[J].昆明医科大学学报,2019,40(2):67-70.
  [4]郭清,丁珍珍,徐锋,等.高强度聚焦超声在妇科疾病中的应用[J].中国计划生育和妇产科,2016,8(10):28-31.
  [5]肖卓妮,杨菁,徐望明.剖宫产瘢痕妊娠治疗策略的临床疗效及并发症发生情况研究[J].中华妇幼临床医学杂志,2019,15(1):31-38.
  [6]康丽荣,张林爱.剖宫产术后子宫切口瘢痕妊娠40例回顾性分析[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9,19(5):768-771.
  [7]冯志鹏,张建好,韩新巍.卵巢动脉栓塞对子宫疾病介入治疗的意义[J].介入放射学杂志,2019,28(7):692-695.
  [8]苗立友,徐文健,张蕾,等.超声在剖宫产瘢痕妊娠早期诊断及子宫动脉化疗栓塞术中的应用[J].浙江医学,2018,40(7):761-763.
  [9]谢志江,吕维富,胡汉金,等.子宫动脉化疗栓塞治疗剖宫产瘢痕妊娠的临床价值[J].中国微创外科杂志,2019,19(3):270-273.
  [10]孙俊杰,郭素杰.子宫动脉栓塞术介入治疗剖宫产切口瘢痕妊娠的研究进展[J].医学综述,2019,25(13):2632-2637.
  [11]陈桂清,刘晓芳,邹建中,等.高强度聚焦超声联合清宫术在治疗剖宫产术后子宫瘢痕妊娠中的临床应用[J].临床超声医学杂志,2017,19(9):634-636.
  [12]楚光华,刘晨,胡春艳,等.高强度聚焦超声与子宫动脉栓塞术辅助治疗剖宫产瘢痕妊娠的临床效果比较[J].中华妇幼临床医学杂志,2018,14(5):547-552.
  [13]陈燕,蒋静.高强度聚焦超声联合宫腔镜治疗剖宫产瘢痕妊娠22例分析[J].中国计划生育和妇产科,2019,11(5):33-35.
  [14]熊洁,陈锦云,王熙,等.高强度聚焦超声治疗包块型剖宫产瘢痕妊娠19例临床分析[J].现代妇产科进展,2016,25(6):448-451.
  [15]包义明,汪洋.高强度聚焦超声消融治疗子宫切口瘢痕妊娠的疗效分析[J].临床超声医学杂志,2018,20(11):778-780.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WMS仓储管理系统 北京财经网 宁夏质量体系认证 一对一辅导班加盟 热变形维卡试验机 磁浮子液位计 北京文学网 天津文学网 上海文学网 重庆文学网 石家庄文学网 沈阳文学网 哈尔滨文学网 层流送风天花 均相反应器 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 恒温恒湿试验箱 船舶电缆 进口细胞株 延庆文学网 普宁文学网 石嘴山文学网 鹤岗文学网 乐昌文学网 新竹文学网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