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胸部CT表现与临床分型的相关性研究

医学论文 2021-12-30 09:33188未知xhm
摘    要:目的:探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P)患者胸部CT影像表现与临床分型的关系。方法:2020年1-3月收治NCP患者45例,回顾性分析临床资料和胸部CT影像学资料,将左右肺均为10等分,按每个肺段占5%为基准,统计分析累及严重程度与临床分型的关系。结果:45例NCP患者中,轻型18例,普通型20例,重型6例,危重型1例,无死亡病例。NCP患者胸部CT主要表现形态为斑片状/片状/团片状磨玻璃影、斑片状/弥漫性实变影、网格影或条索影。病变累及范围与临床分型存在相关性,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结论:NCP具有临床表现的多样性,各临床分型存在相对差异性。本研究发现,通过患者胸部CT的表现、病灶累及的肺段初步评估临床分型,能对其临床病程及严重程度进行评估。
关键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CT 相关性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NCP)疫情的爆发,短时间内给人民的健康及国家经济造成巨大的损害。早期诊断、及时隔离、积极治疗患者对控制疫情至关重要。胸部CT检查因方便、快捷,对病变大小、范围、密度等空间分辨力较高,在疾病筛查、诊断、分期及疗效评估中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回顾性分析在本市区域集中隔离病房收治的45例确诊NCP患者的胸部CT表现特征,旨在分析其与临床分型相关性,为临床诊断、治疗及判断预后提供依据。

资料与方法

2020年1-3月收治NCP患者45例,男34例,女11例;年龄4~80岁,平均43.35岁;有明确的疫区旅居史31例,其他为密切接触者;均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版第1~6版)诊断标准确诊病例,并按照其临床分型标准进行分型;排除既往有严重的心肺疾病的患者;所有患者均记录发热、咳嗽、乏力、腹泻及咽痛等临床症状,行血常规及C反应蛋白(CRP)、血沉(ESR)检查。
方法:采用美国GE 64排、联影40排螺旋CT扫描。胸部CT影像学参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放射学诊断: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专家推荐意见(第一版)》[1],由专业影像学医师阅读并记录。病变范围的统计参照杜鹃分类方法[2],将左右肺均为10等分,按每个肺段占5%为基准,病变累及一个肺段计为5%。将病变累及双肺范围分为<25%、26%~50%、51%~75%、>75%四个阶段。
统计学方法:数据使用SPSS 22.0统计软件分析;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以(±s)表示,采用t检验;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临床表现与分型:45例NCP患者中,发热(>37.3℃)33例、乏力29例,咳嗽32例、咳痰11例、腹泻4例,无症状10例。根据《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的临床分型标准[3],45例NCP患者中,轻型15例,普通型23例,重型6例,危重型1例,无死亡病例。
病变部位:35例患者胸部CT有异常表现,10例无异常表现。9例为单侧肺叶病变,均位于肺下叶、胸膜下;26例为双侧肺叶病变,位于双肺下叶21例,全肺叶5例。
病变形态:NCP患者胸部CT主要表现形态为斑片状/片状/团片状磨玻璃影、斑片状/弥漫性实变影、网格影或条索影[4-5]。普通型NCP患者胸部CT主要表现形态为斑片状/片状/团片状磨玻璃影;重型NCP患者早期以团片状磨玻璃影、斑片状实变影为主,恢复期出现小条索影;危重型NCP患者早期以团片状磨玻璃影、弥漫性实变影为主,恢复期出现网格影或条索影。
病变范围:确诊患者胸部CT病变范围占全肺面积<25%23例(51.1%);26%~50%10例(22.2%);51~75%10例(22.2%);>75%2例。普通型累及范围明显低于重型及危重型,重型低于危重型,组间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病变累及范围与临床分型存在相关性。见表1。
表1 病变范围

讨论

自2019年12月起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感染所致,与2003年流行的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 V)同属于冠状病毒科RNA病毒[6],人群对其普遍易感。来自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信息,统计2020年3月1日-3月15日数据,重症及以上病例约占总患者的(26.32±2.85)%,有较高的病死率(约4%)。本组病例重症及以上7例(15.6%),无死亡病例,低于卫计委公布的数据。患者初诊临床表现以发热和干咳为主,部分可有咽喉部不适、乏力及肌肉酸痛等症状,10例患者就诊时无临床症状。临床检验、检查示多数患者外周血白细胞及淋巴细胞比例正常或降低,CRP、ESR升高,多数患者胸部CT有异常表现。这些临床表现及实验室检查在NCP的诊疗中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其中胸部CT因其敏感性高,是目前NCP疑似病例筛选及临床分型的常规首选影像学方法[7]。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行的第五、六版NCP诊疗方案,结合临床分型诊断标准,分为轻型、普通型、重型及危重型,本组病例以普通型为主。不同临床分型的肺部感染程度不同,临床表现严重程度不同。轻型和普通型临床症状轻微或有较轻的干咳或咳痰症状,而重型及危重型肺炎可表现为较重的呼吸功能异常。研究表明[8],SARS是一个由病毒引起的肺是主要损伤的靶器官全身多器官损伤性疾病,从而推断COVID-19与SARS的病理变化有相似变化。SARS的病理提示肺部病变以肺泡损伤为主,有脱屑性肺泡炎及支气管炎表现;肺泡腔内大量炎性细胞渗出,片状出血及灶性坏死,肺透明膜形成,这些病理表现与重症及危重型NCP的胸部CT影像学表现存在相关性。
临床分型与胸部CT影像学表现的关系[9-10]。普通型NCP主要是渗出性改变,累及肺段多<50%,肺内以多发磨玻璃影为主,呈“云雾状”斑片影,其次为斑片影,边界不清,常合并血管束增粗。重型NCP主要仍以渗出性改变为主,累及肺段占整肺体积约占70%,肺内以斑片状磨玻璃影为主,部分病例出现实变表现。危重型NCP病灶常弥漫分布于整个肺叶,累及肺段占整肺体积百分比往往>75%,为多发斑片状混合密度灶,磨玻璃病灶相对减少,由于其炎性渗出性病灶增多,出现实性病灶,随着渗出液和炎性细胞导致肺泡间隔增厚,肺泡塌陷及局部毛细血管血容量增加。出现少量胸腔积液、大片实性病灶或大范围的纤维化,呈现“白肺”表现,患者症状相对较重,可提示病情恶化。当累及的肺段无变化或有所减少,出现网格样改变,提示疾病处于恢复期。
NCP具有临床表现的多样性,各临床分型存在相对差异性。通过本研究发现,随着疾病的进展,肺炎累及的肺段呈现增多趋势。我们可以通过患者胸部CT的表现、病灶累及的肺段初步评估临床分型,同时还能对其临床病程及严重程度进行评估。

参考文献
[1]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放射学诊断: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专家推荐意见第一版[J].中华放射学杂志,2020(4):279-285.
[2]杜娟,范学杰,陈红梅,等.甲流H1N1流感病毒性肺炎临床特征及CT影像学表现分析[J].中华肺部疾病杂志,(电子版),2019,12(3):296-300.
[3]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4]陆雪芳,龚威,王莉,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初诊临床特征及高分辨率CT影像表现[J].中华放射学杂志,2020,54(4):296-299.
[5]蒋南川,郑传胜,樊艳青,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亚临床期CT影像特征及短期演变[J].中华放射学杂志,2020,54(4):305-309.
[6]Chan JF,Yuan S,Kok KH,et al.A familial cluster of pneumonia associated with the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dicat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a study of a family cluster[J].Lancet,2020,395(10223):514-523.
[7]Song FX,Shi NN,Shan F,et al.Emerging2019 Novel Coronavirus(2019-n Co V)Pneumonia[J].Radiology,2020,295(1):210-217.
[8]丁彦青,卞修武.从SARS尸体解剖发现,浅析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疾病(COVID-19)的若干问题[J].中华病理学杂志,2020,409(4):291-293.
[9]黄璐,韩瑞,于朋鑫,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不同临床分型间CT和临床表现的相关性研究[J].中华放射学杂志,2020,54(4):300-304.
[10]余成成,瞿静,张烈光,等.广州地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高分辨率CT表现与临床特点[J].中华放射学杂志,2020,54(4):314-317.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