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歌词英译比较——兼论比较修

语言论文 2020-04-24 09:46113未知xhm
  摘要:诗、歌同源,源于劳动号子,先有歌后有诗。由于无韵不成歌,因此后人用“诗歌”指称“诗”就蕴涵韵诗。无论是庄严宏伟还是情意绵绵的歌曲,其间音韵反复必不可少,这对中文歌词英译是个极大的挑战。此外,无论叙事还是抒情,一首歌词有其局部语用意图和整首歌词的总意图,传情达意是英译中文歌词在语用与修辞上无法回避的目标。通过比较“我和我的祖国”歌词三种英译,我们发现:虽然三种译文各具特色,但在局部处理方面,水平高低仍然可见。随着中华文化“走出去”跨文化交流日益频繁,中文歌词英译探究应成为比较修辞研究的重要内容。
  关键词:“我和我的祖国”; 歌词英译; 比较修辞;

  1引言

  在举国上下庆贺建国七十周年前后,各种媒体响起“我和我的祖国”的美妙旋律和歌声,其中包括无疆无界的微信视频或音频,有中文的,有英文的。截至本文撰写之时,各微信群热传“我和我的祖国-英文版”视频中英文对照(以下简称“译文1”),英文演唱;《中国日报》双语新闻发布“王菲版‘我和我的祖国’刷屏!歌词的英译版也很温暖啊……”,虽然视频中歌曲是由中文演唱,但新闻发布配有歌词中英文对照(以下简称“译文2”);另有“赵彦春译歌:我和我的祖国”,刚推出之时没有配乐歌唱,只有歌词中英文对照,不久微信世界传出歌唱音频(以下简称“译文3”)。1我们欣赏过许许多多动人心弦的曲调,但本文关注点是歌词英译问题。从音乐层面上看,一首歌词上下行按照意群中英文对照,长短相当,歌手唱起来一般不成问题,但是否动听,是否动人心弦,与歌词英译有很大关系。那么如何比较与评价歌词的不同英译呢?有什么既有理论依据又通俗易懂的比较方式呢?我们发现:一首歌词其实就是一首诗歌,可以是通俗歌谣,也可以是古香古色古韵,因此根据歌词文本性质,从比较修辞视域锁定文本语用意图是比较分析英译的第一步;易言之,锁定歌词文本的语用意图,也是为不同英译进行微观分析提供一种依据。

  2“离散性综合意图”的提出及其意义

  语用学研究者都很熟悉言语行为理论(speech act theory)创始人John L.Austin(1962)划分出五大言外行为或语用意图(裁决型、行使职权型、承诺型、表态行为型、阐述型),也知道美国语言学家John R.Searle(1969)在对其批评基础上推出五大类型(断言类/表述类、指令类、承诺类、表达类、宣告类)。
  何兆熊(2000:108)认为:“人们使用语言所实施的言语行为究竟有多少种,有人估计过有一千种以上,要把这许许多多种言语行为归纳成若干个大类,当然很难保证做到个个都能‘对号入座’,有时难免会有牵强附会的情况。但应该说,Searle的分类基本上是成功的……虽然在Austin之后,对言外行为作过分类的并非Searle一人,但其他的分类大体上是以Searle的分类为基础作一些修改和补充,并不见有突破性的创新。”姜望琪(2003:47)的观点则与此相反:“塞尔的分类并没有给我们提供更大的想象空间。言语行为理论最初的诱人魅力来自它为人们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间,似乎有可能从此揭开更多的语言秘密。因此,人们感兴趣的是具体的言语行为。”熟悉Searle对Austin分类批评的也清楚前者批评后者分类缺乏统一的标准或原则,将言外行为等同于动词行为类别划分,等等。
  然而,林大津(2006:46-53)发现,其实Searle和Austin都是以动词为例聚焦单一句子或话语的言外行为分类,于是出现一堆诸如“许诺、恭维、批评、任命、降级、解雇、命名、保证、签约、承担、道歉、致谢、悔恨、抱怨、欢迎、挑战、证实、否认、告知、询问、证明、同意、争辩、陈述、通知、提醒、指使、吩咐、忠告、恳求、命令、敦促、宣誓、拒绝、威胁、夸耀、祝贺、祝福、洗礼、推选、辞职、邀请、声言、报告、宣布、传授、指控、诅咒、责骂等一系列‘即时聚焦性意图’”(马睿颖、林大津2008:71)。林大津(2006:46-53)认为,如此定位如此分类,且不论其科学性和严密性如何,都无法解释一个由多个句子或话语单位组成的一个句群乃至一则语篇的语用意图。出于这一问题意识,他提出了“聚焦性单一意图”与“离散性综合意图”两大类别,前者相当于Searle和Austin等人的言外行为或语用意图定位,后者相当于中国传统语文分析中针对一则语篇归纳出的“中心思想”。林大津(2006:46-53)进而从语类结构入手,将语用意图笼统划分为言实、言情、言理三大类,而“离散性综合意图”是指一则语篇中尽管同时存在言实、言情、言理的局部言语行为,但综而观之,可以归纳出一则语篇的总意图。林大津(2006:46-53)以高宗达发表于《洛阳晚报》2005年6月9日A30版“追念屈原时”为分析语篇,对其中言实、言情与言理三种言语行为聚焦定位后,归纳该杂文的综合总意图,即言理的主基调为:“一个人傲骨可有,而傲气不可有;如果有了傲气,命运则不佳;中国历史上为官文人多因傲气而失意。”
  正如域外言外行为分类可以解释一些言语行为现象但又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聚焦性单一意图”与“离散性综合意图”也不可能阐释所有言语现象乃至所有长篇巨著的主题或语用意图,但“离散性综合意图”的提出对于锁定不长不短的语篇主题或语用意图颇有参考价值。回到歌词英译话题,首先是译界围绕“忠实”进行的长久不衰、悬而难决的争议。争议的极端派完全否定“忠实”之说,另一类争议则是围绕译文到底该如何忠实于原文。忠实于原文形式?忠实于原文内容?原文内容又是什么?原文审美化言语表达是内容还是形式?语言形式美可以传递某种情感,情感是内容还是形式?按照林大津(2006)对各类短文的语用意图分类和定位,言实是文本中提供不带有表达者个人情绪化的实在信息,当然也包括虚构故事中的“实在”信息;言情是文本中叙述者直接抒发喜怒哀乐的情感;言理是文本中或隐或显的逻辑言理话语,然后这些离散性意图综合形成一则语篇的总意图。这种笼统的语用意图分类和定位尤其适合对歌词英译的比较和分析。

  3歌词文本语用意图定位假设

  一段歌词绝对就是一首诗。《古典诗词曲赋概说》开篇就是:“艺术起源于劳动。我们的祖先原始人在从事繁重的集体生产劳动时,为了协调动作和减轻疲劳,每每发出有节奏的劳动呼声(劳动号子),那种自然而健康的韵律就是诗歌的起源”(唐嗣德、程国节1997:1)。这里有两层意思,一是诗与歌几乎同源,二是诗起于歌。该书(唐嗣德、程国节1997:1)接着说:“到了周代,金文中已多用韵之文。”在现代汉语中,“诗歌”可以单指供人吟诵的诗篇,若无配曲成歌,诗歌仅是诗篇还不算歌词。然而,逆向思维的话,任何歌词撇开曲谱,供人吟诵的话,绝对是一首诗,而且绝对是韵诗。诗与歌“分道扬镳”后,出现不押韵的无韵诗(blank verse)和不受格律约束的自由诗(free verse)。即使我们不敢断言全世界各国各民族的歌词百分之百都押韵的话,我们应可以很有把握地说中国歌词几乎没有不押韵的,因为不押韵,唱起来无法朗朗上口,也无法传递语言美,缺乏语言美感的歌词就不可能打动听众并传之久远,言情行为就没有落脚处了。这里突出的是本文副标题中的“修辞”视角。“修辞”二字经过当代修辞研究的嬗变后,有狭义与广义之分。谭学纯和朱玲(2001)的《广义修辞学》研究中,将局部修辞手法研究称为狭义的修辞技巧研究,而广义修辞学所包含的修辞技巧、修辞诗学和修辞哲学三层面研究中,修辞诗学尤其重视词语和句子技巧是如何服务于或参与整个语篇建构的。如果说《广义修辞学》得到西方接受美学的理论启迪更明显的话,国内“大修辞”得到的启发更多源自西方的新修辞(New Rhetoric)。Crosswhite(2013:38-39)在其《深层修辞学》(Deep Rhetoric)一书中对deep rhetoric和big rhetoric做出区分,认为前者是Gadamer的哲学阐释学深层解读,而后者相当于新修辞的“泛在修辞观”。Foss等人(2002:194)对美国新修辞旗手Burke的“泛在修辞”是这么解读的:“修辞包括口头和书面话语,但在伯克看来,修辞还包括非传统形式,比如产品促销、求爱、社会礼仪、教育、歇斯底里、巫术以及文学和绘画等艺术作品。”(Rhetoric includes spoken and written discourse,but for Burke it also includes less traditional forms of discourse such as sales promotion,courtship,social etiquette,education,hysteria,witchcraft,and works of art such as literature and painting.)国内学者张宗正(2004:45)在《理论修辞学——宏观视野下的大修辞》中提到:“我们可以把一个精心设计的现代化生活小区看做一件修辞作品,把一座生态城市的规划看做是一件修辞作品,可以把一件雕塑、一幅画、一种室内装潢、一首曲子、一道菜肴看做是一件修辞作品。”“泛在修辞”中非言语成分(nonverbal elements)究竟可否进入修辞学的研究范畴,可以见仁见智。只涉及“一首曲子”的曲调而不涉及歌词,是否就留给音乐学去研究,修辞学研究者似可不必“狗咬耗子”?同样可以见仁见智。然而,“歌词”之“词”无疑应该成为修辞学的言语研究对象。
  结合语用意图和修辞诗学两个视角看,我们可以断定大多数歌词的局部信息提供的是文学类写实外加抒情,综合总意图大都是言情行为。歌词当然总有其要说明的某种道理,但主要是以情感人,而不是靠严密的逻辑推理来论证某种道理。“我和我的祖国”能否印证我们以上的假设呢?这里我们不妨从语用意图分类和修辞手法来分析“我和我的祖国”的局部与整体关系: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文学性写实“宣言”)/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赞歌”流露出赞美情感,属于言情行为)/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提供或宣告要歌唱的内容,因此属于文学性言实行为)/我最亲爱的祖国,我永远紧贴着你的心窝。(“最亲爱”再次抒发情感,因此属于言情行为)/你用你那母亲的脉搏,和我诉说。(“脉搏”是生命的象征,母亲用生命和我讲述生命的故事,隐性比喻抒发情感;“诉说”之“诉”也是情感化词语)/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浪是那海的赤子,海是那浪的依托。/(先有文学比拟性写实,然后说明比喻化的道理:没有祖国依托就没有我。因此,后半部属于言理行为。)/每当大海在微笑,我就是笑的旋涡。(“与母亲同乐”文学性比喻写实手笔)/我分担着海的忧愁,分享海的欢乐。(同上写实手笔)/我最亲爱的祖国,你是大海永不干涸。(“最亲爱”是明显的抒情标识语)/永远给我碧浪清波,心中的歌。(话不在多,“歌”字与前头“赞歌”形成首尾呼应的赞美情怀,因此又是一个言情行为)。
  整首歌词文学性言实行为居多,言情行为其次,带有一点说理成分表示因果关系的行为仅是只言片语。整体大于局部之总和,诗歌或歌曲中的描景状物即使没有明显的抒情话语,“借助某种景物,而产生某种感触,然后描写这一景物的形象,借该形象的深刻含义,来抒发自己的情怀”(唐嗣德、程国节1997:1)。其实说的就是文学性“描实”行为,情感自寓其中,可谓情景交融。综而观之,这首歌词的“离散性综合意图”可以是:啊,我的祖国,你是我生命的依托,我赞美你一切的一切,与你共呼吸同命运!
  接下来我们结合英译比较,进一步验证这一假设,同时评价三种译文在传情达意方面的特点及其得失。

  4“我和我的祖国”歌词英译:比较修辞视角

  按照本文引言三个版本排序2,我们逐段进行英译比较。
  (一)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
  译文1:
  China catches my heart;
  No one can break us apart.
  No matter where I travel,
  You are what I’m singing for.
  译文2:
  My motherland and I
  Are never apart.
  Wherever I may be,
  I will sing a song of praise.
  译文3:
  My motherland and I,apart we will never go
  No matter where I am,there/flows a song,a song to flow
  如前所述,歌词不押韵就不成其为歌词,评价歌词英译似乎不外“意义”与“韵味”两个微观元素以及整首歌词的宏观言情基调。如果仅仅从达意角度看,无疑译文2最忠实原文,但读起来唱起来毫无韵味。译文1和译文3就内容而言,都没有偏离太远,相对说来,译文1的travel和for中[v]与[f]读起来略有一点汉语诗歌中的所谓“通韵”(相对于“严韵”而言),但远不如译文3的go和flow那么音韵和谐。译文3的a song to flow无法突出“我歌唱”之“我”。不过,从这首歌词的宏观综合语用意图看,它是一首抒情歌曲,似乎无需突出“我歌唱”,“到处都有一首歌”或“都有一首歌唱祖国的歌”也说得通。
  (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
  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辙。
  译文1:
  I’m singing of your high mountains,
  Singing of your land and rocks,
  Sing of hometown,the big or small,
  Sing of them once more.
  译文2:
  I sing of every high mountain,
  I sing of every river,
  Curling smoke,little villages,
  And ruts in the road.
  译文3:
  I sing of a mountain high and,I sing of a river blue,
  A curl of smoke/over the vill/,a trail down below.
  从达意角度看,译文2照样紧扣原文,“高山、河流、炊烟、村落和路辙”,无一遗漏,但似乎只让读者明白中文歌词原意,不适合英文歌唱,因为歌词“一条河”与“一道辙”是相映成趣且音韵和谐的。译文2似乎勉为其难地保证了韵尾,但rocks、small和more虽然含有[ɔ]和[ɔ:]类似于汉语的通韵,“土地和岩石”不是原文所有的,而原文的“路上一道辙”不见了。译文3译者似乎想营造一种诗情画意,但因为缺乏韵脚,就歌唱角度而言,无韵不成歌,blue和below也不算汉语中所谓的通韵,好在below与smoke取其[ou]韵而不计smoke结尾辅音,勉强可以形成通韵。
  (三)我最亲爱的祖国,我永远紧贴着你的心窝。
  你用你那母亲的脉搏,和我诉说。
  译文1:
  Oh China how I love you!
  When I nestle in your arms feeling blue,
  You share with me the stories before,
  Make me cheerful.
  译文2:
  My motherland most dear,
  My heart will always be close to you.
  You speak to me with a mother’s pulse.
  译文3:
  My dearest motherland o,forever your warm heart I fast cling to.
  With your mother’s pulse you feel,you tell me so.
  译文2总是以达意胜出,但实在无法从诗韵角度再“加分”。译文1译者脑中似乎时刻装有歌咏须韵律的考量,但cheerful辅音结尾,与blue相对而言,还是不无遗憾。译文3似乎搜肠刮肚寻找押韵,无奈o与so距离太远,此外you指代祖国之后,再有your mother似乎不符合逻辑了,you feel在句法上是“你把着你母亲的脉搏告诉我”,不但不够达意,而且令人费解。
  (四)我的祖国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
  浪是那海的赤子,海是那浪的依托。
  译文1:
  My motherland and me,
  Are the spindrift and the sea.
  I am your dear spindrift,
  You are the sea that hugs me.
  译文2:
  My motherland and I,like sea and spray,
  The spray is a child of the sea,
  The sea nurtures the spray.
  译文3:
  My motherland and I,like the sea and waves to blow.
  Waves are the sea’s sons and,the sea is where waves throw.
  译文1无论从达意还是从押韵角度看,的确达到诗歌翻译所要求的内容与形似的较完美统一。译文2由于重复了spray就避免了此前达意无韵的弊端。译文3显然可见译者始终着力追求的韵脚,可惜blow与throw韵味有余而褒义不足,似乎“母亲大海”是“儿女浪花”随意“耍泼”之地!。
  (五)每当大海在微笑,我就是笑的旋涡。
  我分担着海的忧愁,分享海的欢乐。
  译文1:
  Whenever you get to smile,
  You raise me up,make me high.
  I share all your sorrows and joys,
  Share seashells on the shore.
  译文2:
  Every time the sea smiles,
  I become a whirlpool.
  I share the worries of the sea,
  And the happiness of the sea.
  译文3:
  Whenever the sea smiles,I am the whirlpool whirling through.
  I share all with the sea and share all her weal and woe.
  译文1在追求通韵方面做出了明显的努力,但在达意方面似乎发挥过度了。译文2似乎以达意为主,对韵脚不太在意。译文3基本达意,但woe与through作为韵尾还是美中不足。
  (六)我最亲爱的祖国,你是大海永不干涸。
  永远给我碧浪清波,心中的歌。
  译文1:
  Oh,China how I love you!
  When I nestle in your arms feeling blue,
  You are the mother we all adore.
  We all adore.
  译文2:
  My motherland most dear,
  You are the sea that never dries up.
  You bring me clear and gentle waves,
  And a song in the heart.
  译文3:
  My dearest motherland o,you’re the sea,dry you never go.
  It’s always a song for me to sing,sing waves blue.
  译文1有一点需要说明:视频结尾处中文是“我最亲爱的祖国,我永远紧贴着你的心窝。永远给我碧浪清波,心中的歌”,因此才出现“When I nestle in your arms feeling blue”来对应“我永远紧贴你的心窝”。这一译法是否妥帖暂且搁置不议,但紧接着英译全然不见“你是大海永不干涸。永远给我碧浪清波,心中的歌”,因此在达意方面,可谓“不忠实”到极点了。译文2从达意方面看,近乎完美无缺,遗憾的是韵律全无,不适合歌唱。译文3依旧体现了译者对押韵的追求,因此第一句有意添加感叹词o,与go押韵,可是最后一句最后一词blue不但在最需要押韵之处韵尾不再,而且blue一词使整个曲子陷入低沉,缺乏汉语诗歌中的“阳韵”之广,意境不够宏伟,令人遗憾。

  5结语:歌词英译呼唤语用修辞新努力

  我们比较评析了以上三种译文,总是发现美中不足乃至一些不小失误,但我们相信译者都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歌词犹如韵诗,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苛求译者就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了。不过,译文1是迄今为止媒体上公开的最流行的英文演唱视频;译文2是官方报纸提供的,显然重在歌词内容的表达,基本上不考虑是否适合歌唱;译文3译者自始至终体现出诗歌意识,的确着眼于尽可能押韵,但不少地方要么韵味不足要么未能达意。从语用视角看,局部话语的语用意图如果是写实性质的,“意译”或“转译”发挥过度显然不利于原文意思的跨文化传递,也不利于整首歌词抒情总意图的跨语言传播;从比较修辞视角看,“达意”与“韵律”、局部译法与整体情调是歌词译者的一种止于至善的追求。随着跨文化交流日益扩大,中文歌词英译不仅仅是笔译理论问题,更是跨文化语用学、翻译学和比较修辞学跨学科视域下交叉学科的研究课题,需要越来越多研究者发挥语用修辞想象力,发挥双语特长,为国家对外传播贡献精神食粮做出更大贡献。本文结语收笔之际,微信世界又传来同一首歌的其他英文配词,这似乎是非让本文多点省略号不可,其实这恰恰是本文的期盼——让中文歌词英译或外译研究与实践来得更猛烈些吧!

  参考文献
  [1]Austin,John Langshaw.1962.How to Do Things with Words.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Crosswhite,James.2013.Deep Rhetoric.Illinois: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3]Foss,Sonja K.,Foss,Karen A.&Trapp,Robert.2002.Contemporary Perspectives on Rhetoric.Illinois:Waveland Press,Inc.
  [4]He,Zhaoxiong(何兆熊).2000.A New Introduction to Pragmatics.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Education Press.[2000.《新编语用学概要》.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5]Jiang,Wangqi(姜望琪).Contemporary Pragmatics.Beijing:Peking University Press.[2003,《当代语用学》.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
  [6]Lin,Dajin(林大津).2006.Cross-Cultural Verbal Communication:A Perspective of Interactive Pragmatics and Rhetoric.Ph D Dissertation,Fujian Normal University.[2006,《跨文化言语交际--互动语用修辞观》.福建师范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7]Ma,Ruiying(马睿颖)&Lin,Dajin(林大津).2008.From expressive effects to communicative effects:A pragmatic shift of Chinese rhetorical studies.The Journal of Fujian Normal University(4):66-72.[2008,从表达效果到交际效果--现代汉语修辞观的语用学转向.《福建师范大学学报》第4期:66-72.]
  [8]Searle,John Rogers.1969.Speech Acts.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9]Tan,Xuechun(谭学纯)&Zhu,Lin(朱玲).2008.Big Rhetoric.[2008,《广义修辞学》.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
  [10]Tang,Shide(唐嗣德)&Cheng,Guojie(程国节).1987.An Introduction to Chinese Classic Poems,Chi,Opera Songs and Fu.Changsha:Hunan Normal University Press.[1997,《古典诗词曲赋概说》.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11]Zhang,Zongzheng(张宗正).2004.Theoretical Rhetoric:Big Rhetoric from a Macro Perspective.[2004,《理论修辞学--宏观视野下的大修辞》.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注释
  1由于数不胜数的微信群都在热传这些文字、视频或音频,因此难以锁定原始出处。
  2微信下载原文中的中文歌词和英译均无标点符号,这里笔者根据意群添加了标点符号。

53学术论文网 Copyright @ 53论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北京财经网